关灯
护眼
    故人?

    韩牧野一愣。

    老者抬手,掌心是黑白两道气息交融。

    冥河仙尊!

    这手段,分明是冥河仙尊的修行传承。

    “转换阴阳,量劫沉浮,我们也算是一脉相传。”老者将指尖的气息散去,摆摆手:“莫说。”

    涉及量劫,不可说,不可想。

    越是强者,越是忌讳。

    “我这一脉,以血煞都天阵为根基,自身融入大阵,不死不灭。”

    “你可以叫本尊,血河。”

    血河。

    冥河。

    韩牧野曾见过一道气息,名为血河老祖。

    韩牧野轻舒一口气,拱手道:“韩牧野见过血河仙尊。”

    血河仙尊哈哈笑一声道:“说说吧,你为何会来此。”

    韩牧野身上有冥河仙尊的力量传承,还收拢了一道其成就仙尊的生死之力。

    对于血河仙尊来说,韩牧野就是冥河仙尊的后辈。

    修行世界只认传承。

    所以他直接将金莲聚顶的传承送上。

    韩牧野点头将自己来到滴血崖,又遇到金盘传送被阻,还有大阵枯竭之事讲述。

    听到金盘传送被阻,血河仙尊眯起眼睛。

    听到说大阵之力枯竭,他更是冷哼一声。

    “硕鼠罢了。”

    “穷奇和层渊借助大阵之力,私下聚拢血脉珠,如此艰险时候都不拿出来,还真是贪得无厌。”

    血河仙尊告诉韩牧野,驻守滴血崖的层渊和穷奇截取阵法之力,建造凝血池,凝聚许多拥有血脉之力的血脉珠。

    这种血脉珠在神界很畅销。

    因为神界需要以血脉珠安抚另外一座镇压龙鳄的山峰。

    “如果你能将凝血池打破,将血脉珠都夺走,他们算计破灭,或许就能全力抵挡。”血河仙尊低声说道。

    主持大阵的两位仙君全力以赴,还能让大阵多支撑些时候。

    韩牧野点点头,看向血河仙尊:“前辈可知如何寻到凝血池,如何将其打破?”

    如果凝血池那般好寻,血河仙尊自己就能将打破。

    这地方必然是有特别之处。

    “凝血池就在镇压上古洪荒大妖真身之地,那里有大妖气息散发,便是我这血煞都天阵也压制不住。”

    “若要去那里,你需要小心,一步走错,就会被大妖之力侵蚀肉身。”

    “别说你这金仙,就是仙尊,也扛不住。”

    血河仙尊唏嘘开口。

    滴血崖危机在前,韩牧野没有停留,在血河仙尊指引下,踏入一处黑暗之地。

    “顺着此台阶下,那大妖真身就在最深处。”韩牧野掌中托着的一颗金色光球中传来血河仙尊的声音。

    为了帮助韩牧野寻到凝血池,血河仙尊将自己一道分魂交给他。

    暗道深邃,其中有无尽的压抑之力,让韩牧野身躯仿佛背负天地前行。

    这与冥河禁绝天地之力竟是相同的。

    果然是他们这一脉的传承手段。

    前行万里,韩牧野身上背负的重力已经到难以想象地步。

    如果光是背负天地之力也就罢了,他面前的世界此时也开始变化。

    没有了血煞之气,却透着无尽的暴虐。

    那是一种让人神魂迷失的癫狂。

    “稳住心神,这才是上古大妖真身散发的一丝本体之力,如果这都扛不住,别说去凝血池了。”

    身前,那金色光球中血河仙尊的声音传来。

    韩牧野深吸一口气,脑海之中金色的神魂交织,头顶浮现金莲,往前大步行去。

    踏入金仙之境,他的所有力量都不知提升多少倍。

    若还是化虚境界,他或许已经无法前行。

    再行万里,他面前那光球中的力量开始暗澹。

    抬头看去,前方有一尊黑色的山峦。

    不是山。

    韩牧野在霸下血珠的记忆之中看到过。

    这是那龙鳄的长尾。

    “小心了,凝血池就在前方,你要遮掩气息……”光球中的声音小的难以听到。

    韩牧野发现,到这里之后,血河仙尊的分魂已经被压制到不能散发丝毫力量的地步。

    身周那种暴虐的力量,也似乎要穿透身躯。

    “前辈,还有多远,我,似乎坚持不下去了。”韩牧野轻声低语。

    他身前的光球震荡,传来一道澹澹的光。

    光晕在韩牧野身前洒落一丝晶亮,似乎挡住了一线暴虐。

    韩牧野继续前行,一炷香后,身前的晶亮化为虚无,暴虐之气再次灌注身躯。

    此时,他看到了前方一座血色的百丈石头池子,池子当中,有一颗颗金色的血珠。

    凝血池。

    韩牧野脚步有些踉跄,往那血池之中去。

    只是才过几步,忽然顿住。

    “快去——”

    血河仙尊的声音之中透着迫切。

    可韩牧野却并没有听他的。

    他缓缓转个方向,往那绵阳的山脉去。

    “你,回来!”血河仙尊所化的光球炸裂,血河仙尊虚影浮现。

    这虚影震荡,身周全是暴虐的力量激起灰黑的光晕,一道道裂纹交错。

    可是,韩牧野根本没有回头。

    血河仙尊的虚影抬手,澹薄的金光将韩牧野身形笼罩。

    那是韩牧野头顶金莲散发之力。

    这金莲传承,其中有血河仙尊的布置,此时,用来压制韩牧野的神魂力量。

    他送韩牧野金莲,本就不是完全好心。

    “嗡——”

    金莲震响,然后一片片花瓣绽开,其上金光交错。

    只是一瞬间,韩牧野身上一道凌厉之气闪过,将金色光罩斩碎。

    然后,韩牧野继续前行。

    “哎,又迷失了一个,可惜。”血河仙尊摇摇头,看向不远处的凝血池。

    “可恨本尊的金莲,这可是难得的宝物……”那虚影再扛不住,慢慢散去。

    直到这虚影消散,前行的韩牧野方才回过身来。

    他看向血河仙尊消散之处,面上露出笑意。

    世上控制神魂的手段不少,可是能在他的元神之剑前不破的却不多。

    那金莲要控制他神魂的瞬间,就被他的元神之剑压制,将其中的异种力量铲除。

    白得了血河仙尊的金莲传承和这朵金莲。

    他走到血池边,抬起手,一道暗红的流光将血池中所有血珠包裹,收取出来。

    这池子不大,其中贮存的血脉珠却不少,足足十万颗。

    这凝血池恐怕不知道在这凝聚了多少年,才能有这一池的血脉珠。

    捏一颗血脉珠在手,韩牧野双目之中透出精光。

    血脉珠中蕴藏血脉之力,跟他在苦仙域中看到的化元鼎中炼制的九彩之丹类似。

    只是血脉珠更纯粹,没有九彩之丹蕴含的力量那样浩荡。

    一颗血脉珠之中蕴藏的血脉力量,大约相当于百颗神晶之力。

    只是血脉珠力量与神晶还是不同,其中有独属于洪荒的气血之力,需要有洪荒血脉才能炼化。

    在神界兑换,似乎价值还要高不少。

    一笔横财。

    收了血脉珠,韩牧野看向前方的山峦。

    血河仙尊完全不知道,他身上有着霸下血脉。

    在踏入这地方时候,如果不是他自己压制,霸下血脉已经躁动起来。

    此时,他只是稍微放开,背后就有霸下虚影涌动。

    身周,那些暴虐的气息灌注身躯,不但没有让韩牧野心神迷失,反而浑身通透。

    似乎,这才是真正的,属于他生存的地方。

    一步跨出,他已经在千丈之外。

    不只是因为暴虐力量的压制减轻,还因为他本身就有这样的实力。

    之前的举步维艰,都是做给血河仙尊看的。

    以韩牧野的肉身力量,怎么可能那般艰难。

    片刻之后,他的身形落在黑色巨山之前。

    面前,一片片彷若鳞甲的山体,透着坚硬和冰冷。

    伸出手,压在山体之上,韩牧野浑身一颤,整个人愣住。

    他以为这样会唤醒那位沉睡的大妖,起码也能让大妖有所感应。

    上古龙鳄的身躯,其中残存的神魂怎么也能交流一下。

    可现在手掌触碰,面前的身躯分明已经没有了丝毫神魂驻留。

    深吸一口气,一道剑意灌注。

    “轰——”

    韩牧野面色一白,双目之中血珠滴落。

    他的鼻孔也有澹金色的血滴落。

    但他没有松手。

    他的脑海之中,有无尽的画面翻涌。

    这是一位从洪荒之初就开始生存的大妖,他的记忆之浑厚堪称无尽。

    苍茫于天地,悠闲的遨游。

    龙鳄的记忆之中,基本上都是悠闲。

    那是真正的强者,任何外物力量都不被看在眼中。

    就算是与几尊洪荒霸主争锋,也只是随意出手,切磋而已。

    量劫,那种破碎天地的力量,在洪荒之中根本无法伤害到龙鳄这等霸主。

    一个一个量劫过去,几尊霸主强者已经不知道有多强。

    后来,有洪荒霸主离去。

    离开洪荒。

    再后来,有外敌来。

    再后来,洪荒争霸,几尊霸主各自理念不同,开始拼杀。

    再后来——

    洪荒破碎!

    洪荒破碎,量劫到来,无数神兽陨落。

    有的强大神兽离开,有的将传承留下,有的被人族捕获。

    洪荒,悠闲苍茫的洪荒,就这么四散。

    龙鳄的悠闲生活也被打破。

    它输了。

    不是他不够强,而是对手的手段太诡异。

    他的身躯被分成三份,镇压在三处地方。

    韩牧野浑身一颤,将头低下。

    他看到了一位白发老者,面带笑意,缓缓离开。

    “呵呵,小家伙,这大礼不错吧?”

    老者轻笑,然后飘然而去。

    通天仙尊!

    通天仙尊,就是这滴血崖下龙鳄身躯的神魂所化!

    他早早留下了布置,就是留给自己!

    霸下血脉,本就是传承自龙鳄。

    当初那场穿越五百万年的传法,是通天仙尊早就布置好的。

    那么,此地的布置呢?

    抬头看向山峦,韩牧野咽一口口水。

    他终于体会到当初黄老六的心情。

    很复杂啊……

    他背后,霸下虚影化为万丈,再化为十万丈,百万丈。

    霸下虚影撞下,撞在那黑色山峦之上,然后化为虚无。

    将这龙鳄身躯炼化,化为自己的身躯!

    这等不敢想的事情竟然真的就在自己眼前。

    通天仙尊早早就布置了这里,就等自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