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玉蓁!”

    罗明珠浑身一激灵,三步并作两步追上去,死死抱住她的腰往回拖。

    “孩子,冷静!你不能这么做啊!”

    就算手里拿着斩骨刀,一个小姑娘能有多大的力气。何况面对的是亲生爹娘,真的落刀时很难下得去手的。

    一旦出手慢了,势必会被罗金富砍死,这不是送菜么?

    这孩子是真虎啊,竟然想着把爹娘一起噶了。

    先是还手暴打亲爹,而后又提刀要跟爹娘同归于尽,这孩子勇猛得超乎罗明珠想象。

    原以为从怯懦沉默变得稳重自信已经很不错了,谁知竟然超进化,直接奔着凶悍泼辣发展了。

    这也太吓人了,是解开了什么基因锁吗?

    罗金富和胡春娥也吓了一跳,回过神后双双朝着玉蓁痛骂。

    附近观望的人也惊呆了,回过神后纷纷对着玉蓁指指点点窃窃私语。

    罗明珠把玉蓁拖回店铺门口,手里的斩骨刀也夺了下去,“傻孩子,这么冲动干什么,还不至于到这一步呢。”

    “你又没做错什么,何必把性命搭进去呢。”

    “乖乖在这等着,待会儿衙役就来了,别再犯傻了,啊。”

    “姑姑……”玉蓁忽然扑进罗明珠怀里放声大哭,“我是不是疯了?”

    罗明珠搂着她的肩膀拍了拍,“没有没有,姑姑都明白的。”

    既怕有恩的姑姑为难,又无法面对不讲道理且没良心的爹娘,更不想让两个妹妹再陷入泥沼,干脆舍自己一条命,将事情彻底解决。

    有点傻,又让人没办法不心疼。

    “姐,你怎么样了?”玉苒忽然从后堂跑过来,焦急地扑到玉蓁身边。

    玉蓁抬起脸,脸上的青紫伤痕吓了玉苒一跳,“姐,你这……都是爹打的?娘呢?”

    刚问完,玉苒的目光就看到了外边的情形,“……娘!”

    她急得立刻要冲过去,却被玉蓁一把拉住,“别去,小心受伤。”

    “可是娘她……”玉苒指着衣服上满是血迹的胡春娥,神情焦急不已。

    “姑姑,你想办法救救我娘好不好?”玉苒被玉蓁抓住,只好转头向罗明珠求救。wwω.xしéWêи.cóm

    罗明珠却没有答应,而是直接问道:“你怎么现在才出来?”

    “我……”玉苒忽然面露愧色,“娘她……她……”

    刚刚回了趟后厨的一个伙计掀帘子回到前堂,闻言替玉苒答道:“掌柜的你不知道,玉苒这孩子被她娘绑了手脚,连嘴也塞上了,不让她出来呢。”

    “我进屋的时候,她正在地上拱着往外爬。”

    “什么?”罗明珠诧异地看向玉苒,“真是你娘干的?她图什么?”

    玉苒小心觑着玉蓁的脸色,“娘她……她害怕被爹发现,所以不让我出来帮姐姐。说……说实在不行舍一个,也比全搭进去好……”

    “是听到姑姑回来了,她才出来的……”

    玉蓁眼神木然,朝胡春娥的方向看了一眼,随后慢慢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