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季寻站在洪楼的大厅里,看着台上皇家歌舞团演员们的表演,不时也跟着台下的观众们一起喝彩。

    他自己就是职业演员。

    所以对这种精彩的表演自然不吝啬赞赏的。

    可不知道为什么,季寻总觉得进入这新红楼之后,隐隐有种被人窥探的感觉。

    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四周,又没发现任何异常。

    而这种被窥探的感觉并没给他带来任何危机反应,这让他也没太多顾虑。

    可能是X局的某些神秘系手段?

    季寻本能地想到。

    也没太放在心上。

    反而他还更很好奇,为什么黑金商会的人会重修洪楼?

    有这情怀,八成是有以前洪楼的熟人吧?

    抱着这个疑惑,季寻看了一会儿表演之后,就在洪楼里四处转悠了起来。

    重修后的洪楼布局和之前完全不一样,富丽堂皇,蜿蜒曲折,他也有些迷糊。

    不知道怎么的,转着转着就来到了一片忙碌的化妆间。

    季寻看着那些正在换装登台的演员,嘴里也自言自语道:“怎么来到这里了.”

    他也觉得很离谱。

    一路没人拦着,然后自己一个客人竟然来到了舞台的化妆后台。

    演员们化妆的化妆,登台的登台,匆匆忙忙,没人理会他。

    季寻一边想着不应该待在这里,一边多看了几眼。

    不得不说,这皇家歌舞团的演员是确实好看。

    一个个肤白貌美,身段气质也没得说。

    季寻之前只见过无罪城的舞女,和这一比,气质简直天差地别。

    真就有白天鹅和麻花鸭的区别。

    这次也算是长见识了。

    说来也巧。

    走着走着,季寻竟然在一个半开着门房间里看到了一个熟人。

    “宋璨?”

    季寻看着那穿着西装的胖子,眉角微微扬起。

    之前因为董七的关系,他和这胖子虽然不算不熟,但也印象不错。

    看上去,重修洪楼,似乎是这胖子的想法?

    季寻路过的时候,又不免多看了一眼。

    因为这胖子正捧着一束玫瑰,很骚包地在一个穿着华丽舞裙的女人献着殷勤。

    倒不是故意听别人的隐私,只是听觉敏锐,那些舔狗话术字字戳心。

    “莫妮卡,上次龙城一别,都是几个月前了.噢,不能见到你的日子真是太煎熬了,像是过好几年了这次来无罪城能多待几天吗?我的意思是,等表演结束了,我想请你嗯.请你看看世界裂隙的倒悬雨。我知道一家很有特色的餐厅”

    “宋少爷,您的邀请我心领了。但请容许我拒绝。我只是一个舞女,不值得您这么上心的。”

    “不!如果可以,以后我还希望伱能嫁给我!”

    “你的家族长辈是不会同意我们在一起的。您未来的妻子一定是某个大富商家的千金,又或者贵族家的小姐。请你就不要再消遣我这个卑贱的舞女了。让别人看到,会给舞团招来闲话的”

    “不。你不一样的!别的女人只图我家的钱。我知道你是真心的。”

    “万一我也是图你的家产呢?”

    “那我可以什么都不要”

    “.”

    季寻真不想听的。

    但听到了,也忍不住轻笑一声。

    听上去像是富家少爷爱上舞女的剧本。

    这在任何地方都不稀奇。

    大人物爷们厌倦了上流社会的名媛贵妇,偶尔也会中意一些“野花”。

    不过季寻多看了一眼,也理解宋璨为什么堂堂大少爷,会当舔狗了。

    那位莫妮卡小姐模样确实出众,气质也很突出。

    半点不给人一种风尘气息,反而有种濯而不妖的清纯美艳。

    能有这样一个单独化妆间,那个舞女八成是舞团首席什么的重要角色。

    在联邦里的地位,估摸着也算“一线明星”了。

    不过作为职业演员,同行之间,季寻总会观察得更仔细。

    他总觉得那位莫妮卡小姐有点太完美了。

    有种

    “拿捏”得恰到好处的感觉。

    如果不是表演的。

    那么她就真是很完美。

    不过这是别人的私事儿,季寻也没多上心。

    宋璨这种财力,大概率是能得偿所愿。

    而且说来也巧,季寻刚走出去不远,就在一处角落里碰到了一个熟人。

    那人笑着主动开口打招呼:“好久不见。”

    就是季寻走了没多久之后,宋璨一脸忧愁地走了出来。

    却不知,屋子里,那位莫妮卡小姐镜子里的笑容突然就收敛了起来。

    她的影子缓缓站了起来,转眼变成了一个魔术师装扮的中年人。

    魔术师看着莫妮卡,严肃道:“你刚才说那些话,太危险了。万一真让他怀疑.”

    话没说完,莫妮卡就打断了:“不用你教我怎么做。这种大少爷见惯了各种美色。想要计划顺利,光靠美貌可不行。得给他提供必要的情绪价值。越是得不到的,才会越上心。继续吊着,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能拿下了。”

    “算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魔术师听着眸光阴沉一闪,也没说什么。

    他只是转而道:“但是接头人那边刚传来了王庭的消息,让我们加快进度了。据可靠消息,宋家老太祖应该活不久了。宋璨这一脉掌握了黑金商会绝大部分资源,我们必须拿下。”

    “.”

    听到这话,莫妮卡眸光中掠过一抹犹豫,似乎难以抉择,沉默着没说话。

    魔术师似乎看穿了什么,也没说,只道:“别忘了我们的身份。”

    说着,他又道:“还有,别大意。宋家的老太祖虽然这几年都没怎么露面了,但她年轻时的手腕可不简单。最近宋家内部的动作很多,似乎都有那位的影子”

    莫妮卡淡淡道:“知道了。”

    洪楼一间密室里。

    一个穿着燕尾服的老管家走进了房间里,换上了新的延魂香。

    椅子上,那个头发花白的老人正拿着几封信件,看得眼角微润。

    她想到了一百年前。

    一个穿着公主裙的少女趴在书桌上,看着很久没得到回复的信件,愁眉苦脸样子。

    收到的最后一封信,那位“朝阳先生”说,他要去一个很危险的地方。

    少女也为此担心了许久。

    终于是写下了这最后一封回信。

    那封信上的字迹依旧清晰:「朝阳先生,希望您平安。如果可以,我希望你处理完你的事情后,我们能见一面吗?」

    少女的矜持让她原本写不下这么直白的邀约。

    但想着如果那位朝阳先生真的出意外,自己还没见过,她会觉得这会是自己一辈子的遗憾吧。

    这才鼓起勇气红着脸写下了这最后的一封信。

    但信,一直在她手里。

    从来没“寄出”去过。

    可神奇的是,偏偏她想传达的内容却传达到了。

    很奇妙的体验呢。

    当时她没想明白为什么。

    直到很多年后,才恍然大悟。

    原来最后一封信不是没有寄出去。

    而是【邮票】耗尽了能量,才让她遇见了那个晚到了一百年的朝阳先生。

    才有了那次难忘终生的相遇。

    正想着,思绪缓缓收回。

    看到了不远处已经站了许久的管家,老人的瞳孔这才渐渐聚焦。

    “怎么了?”

    “小姐,罗宾先生那边传来了消息,那个「魔术师」皮特和皇家舞团的首席莫妮卡小姐,已经确认是奥兰遗民那边派来的职业特工.您看要直接处理掉吗?”

    “不急。留着吧。虽然我们是做生意的,但终究是要靠实力说话。小璨那顽皮鬼,明明是咱们宋家天赋眼界和潜力最好的小辈。我也最看好他。偏偏心思还未定,胆子也小了点,还缺点历练。这次就让他吃点亏好了。总归是情伤才能让男人快速成长呢。留给他自己处理吧.”

    “是。还有长房一脉,二爷一脉,最近暗中手段也频频,曹家、白家、莫顿家的几位大议员都有频繁接触。看着是想密谋夺下联邦银行委员会的席位”

    “这都是闻到味儿来的豺狼啊。想着等我一死,宋家就会崩裂?呵呵.外人也就罢了,自己族里人也这样.既然不为家族考虑,那么宋家也不需要那么多心怀鬼胎的家伙。都处理掉吧。反正接替的职业经理已经培养好了。宋家只能有一个话事人。”

    “是,小姐。”

    “对了,把这些信件送出去吧。”

    “.”

    管家看着那些信件,也微微点头。

    整个宋家,只有他知道这些信件对主人的意义。

    “小姐,我去了。”

    “嗯。”

    老人点点头,交出了这辈子视若珍宝的信件,一瞬间仿佛抽空了所有力气,倚靠在了椅子上。

    那双越发浑浊的眸子望着天花板上的璀璨水晶灯,回光返照一般,脑子里那些美好记忆,不自觉就浮现了出来。

    人生最后一点执念,总算是有了结果。

    她释然地笑了。

    感谢生命中的遇见。

    也庆幸我在最美的时光遇到了你。

    老人脸上挂着满足笑意,呢喃自语:“我的时间到了啊”

    洪楼一楼。

    季寻看着眼前拿着一柄黑伞,戴着猎鹿帽的干瘦男子,也觉得很巧。

    这家伙站在不起眼的光线暗处,如果不是他主动打招呼,还很容易被忽略掉。

    “季寻阁下,好久不见。”

    “罗宾先生,你怎么在这里?”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那位见过几次的大侦探罗宾。

    上次遇到还是在雄狮城,没想到在洪楼里又遇到了。

    旁人认不出完美伪装的自己,季寻却并不意外这位撞到了能认出来。

    现在一看,大概率是精神方面的识别能力了。

    毕竟救过自己,他也没装作不认识,开玩笑道:“罗宾先生也有兴致来洪楼消遣一下?”

    “不。受人委托,来调查一些事情。”

    罗宾推了推单片眼镜,打量着季寻忍不住感慨道:“你的伪装手段真的越来越高明了。我几乎都被瞒过了。是掌握了控气技巧吗嗯,很厉害啊。”

    每次见,都有巨大变化。

    这位大侦探也觉得很惊讶。

    季寻笑而不语。

    他现在的状态确实很强了。

    可也没觉得自己能在这位面前有什么骄傲的资格。

    季寻更好奇别的,好奇道:“不会是调查我吧?”

    这里碰到确实有点巧合了。

    他想到了上次,这位大侦探说是受人所托,来保护他。

    这次难道也是?

    罗宾笑着摇摇头,直言道:“不。为了里面那位宋少爷来的。”

    “哦?”

    季寻知道他指的是宋璨,隐隐猜到了什么。

    能让这位大侦探出面,要么是什么棘手的案子,要么就是保护任务。

    怎么都不简单。

    应该是黑金商会内部的问题?

    季寻最近看过报纸,打听到了一些碎片消息。

    没兴趣,也就没多问。

    罗宾也没想说,而是难得地开口劝说道:“不过阁下目前的境况不太好啊。最近还是少露头的为好。”

    季寻听着也自嘲一笑,他当然知道自己通缉犯的事情,试探着反问道:“你知道了?”

    罗宾压低了猎鹿帽帽檐,眸光睿智得像是鹰瞳,笑道:“我知道也正常啊每一个S级通缉犯在私家侦探圈里都是热门悬赏。何况事情闹还闹这么大。”

    说着,他又道:“几天前听说X局在唐宁街围捕谢国忠的闹出了点小意外,我就猜到接头人可能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