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听到易书元的话,陆雨薇已经捂住了嘴,江郎也瞪大了眼睛,夏灵蓝的手都不由微微一抖。

    可以说世间生灵和各方天庭既受众生信仰影响,也受天道影响,是天地间秩序的重要一环。

    而天庭也有大小之分,其中最具代表的便是天庭气数盛到某种程度,到了能孕育道器的地步。

    算起来,现今世界对各方天庭的定义,也是各地自有分说。

    但广义上讲,能被定义为大天庭的大致是有四方,也因为和四海相近的原因,即便天庭未必都接受此类说法,但天地修行各道习惯同海域一样,把天庭分东西南北。

    这一次星罗法会所举办之地,便是东方。

    总体而言,大天庭除了神祇神号各有不同外,在规格制度上都有相近之处,也代表着民俗信仰上也有一定的相通之处,这是应星辰和天道规律所至,不同之处则是山河格局。

    自然的,也有了天庭更替时沿袭继承部分道统的基础。

    天地间少有万世长存之物,生死兴衰也不仅仅是凡人之难,纵然天庭并非亘古不变。

    有的是气数尽了,有的是自己种因得果,比如过分干涉人间,本意是想要自己昌盛,但多年之后却是覆灭的导火索。

    这种例子多了,再加上本身神祇的职责和天道的约束,才在岁月之中演变出如今的秩序规则。

    除了留下经验教训,曾经崩灭的天庭还有没有留下过什么呢?

    或许有,或许一切也都烟消云散,或者可能也就凡间一些庙宇的残痕断壁算是最好见证。

    只是今天,易书元的话让在场三人明白,理论上应该是第一时间破灭的道器,竟然也有留下来的!

    这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宝物能定义的东西了,夏灵蓝难以想象手中之物是何等价值,却也明白远比自己最初想象的要夸张的多。

    夏灵蓝的心中有犹豫有慌张,也有一丝遐想,代入妖族思维又联想面前真正仙道高人所想。

    几息的沉默过后,夏灵蓝竟然还能迎着易书元的目光露出一丝笑容,再次平举手中蚌壳。

    “正如妾身所言,此物在妾身手中实在暴殄天物,请,易先生收下!”

    真送?江郎惊愕的眼神从蚌壳上转移到了夏灵蓝身上,思量着说了一句。

    “夏夫人,你勿要以为露了这宝物自己就守不住了,我和老易也不是那种人,你若想留便留着好了,救命之恩换个东西送也一样!老易你说是吧?”

    以江郎对易书元为人的了解,点破此事本就说明了这一点。

    不过显然理解这一点的不止江郎一人,夏灵蓝略微伏低身子双手托起,以更低姿态向前一步。

    “今日方知真正仙道高人与我辈的不同,易地而处,我就算知道这珠子的来历,定是也不会说的妾身愿意将此宝赠予先生,望先生不要嫌弃!”

    不过肃穆的气氛被易保康的小声错愕之语所中断。

    “这是在干嘛?”

    这声音其实也不是问客厅中的人,而是问的外面的人,因为易保康到的时候,客厅外头偷偷摸摸躲着好几人在瞅着里头,但又不敢接近。

    然后易保康过来一看,就见到夏灵蓝伏低身子送上东西,不由低声询问边上的人。

    “老太爷,咱们也不清楚呢。”“突然就这样了,里面的人说的啥也听不清啊!”

    “我瞧着那男的和那两女的不是夫妻啊,这不会是大太爷在外面的.”“胡说,相好哪有这么年轻的?”

    “我是说可能是来寻亲的孩子.再说咱大太爷风度翩翩才高八斗,也不是不可能老夫少.”

    “瞎说什么!”

    原本外头的人都屏息不敢出声,易保康一来就淅淅索索议论开了,面对这场景,一把年纪的易保康也缩在一边不打算进入客厅。

    客厅外伴随着惊愕的嘀咕声在客厅里面四人耳中,实在是太过明显。

    易书元的严肃绷不住了,哑然失笑之余,也伸手接过蚌壳,并顺手也将夏灵蓝搀扶起来。

    “夏夫人不必如此,此物易某便收下了,多谢夏夫人一片心意!”

    灵珠这等宝物,易书元想不想要?当然是想要的!

    说着易书元又看向客厅外,易保康一个老头也跟着家仆一起往边上躲,伱们这群家伙还能更明显一些吗?

    “保康~”

    “唉唉.”

    这是易保康少有的在易书元面前有些做贼心虚的时刻,应得都有些慌忙,还好兄长也没质问什么。

    “保康,几位客人来了,中午多弄一点菜吧!”

    “噢噢,好好好,哦对了,大清早的连开水都没有,我去烧水,去烧水!”

    “我来帮忙!”“我也做事去了!”“我得去放马了!”

    客厅门口一下作鸟兽散了,易书元回头对着三人笑笑。

    “见笑了,我们出去走走吧!”

    本该被灵珠吸引所有注意力的三人见此一幕却是不由露出笑容,夏灵蓝母女更是相视一笑,那些对她们身份猜测的话也不觉反感,反倒觉得有趣。

    “听从先生吩咐!”

    易书元将蚌壳拿在手中,率先走向院外,江郎和夏灵蓝母女在身后跟着。

    易家院中,刚刚各自都要去忙碌的诸多人,则在这一刻视线全都瞅向那几个背影,显然心思都还系着这边的。

    “我觉得又不太像是大太爷的相好了,瞧着有些怕大太爷”

    “那就是来寻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