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场战斗的结果没有任何意外。

    苏泽甚至在想,如果后世史书记录这场战斗,用上超过二十个字都是史官在水字数。

    葡萄牙炮手为了表现自己,用他最快的手速发射,换子筒,再发射。

    钢铁的风暴下,那些倭人的个人凶狠变得毫无意义。

    冲的越快死的越快罢了。

    佛郎机炮施展的威力不仅仅让敌人懵了,就连己方的军队都懵了。

    一直到苏泽下令进军,长宁卫的正卒们这才反应过来,激动的杀了过去。

    有这种神兵利器在身后,还不快冲!

    邓岱带领的矿盗,何曾见到这样的景象,他们被鸳鸯阵冲垮了阵型。

    苏泽命令众人高呼:“只诛首恶,投降不杀”,矿盗们纷纷放下自己的武器,蹲在地上高举双手表示投降。

    邓岱知道大势已去,只能带着几个死忠分子向后撤退。

    可是林默珺根本不给他逃跑的机会,长宁卫的鸟铳队从后方杀出,两轮齐射之后,邓岱这个纵横南平五年的矿盗大豪,就这样死在了阵中。

    苏泽清点收编投降的矿盗,林默珺则带着人指认骨干,救援伤者,两人配合默契,等到中午的时候就将战场打扫完毕。

    长宁卫这次俘虏矿盗四百二十人,还抓到了一个倭人打扮的活口,又从中揪出了邓岱集团的骨干二十人,经过其他矿工指认这些都是手上有命案的。

    紧接着苏泽押送一部分投诚的矿工,来到了他们聚集的山寨中。

    邓岱将所有能战的男丁都带了出去,山寨之中只剩下一些女眷,苏泽安抚这些矿盗家眷,又带着人视察这座山寨。

    邓岱这家伙也是有野心的,他在山中四五年,已经在这里扎根了,苏泽看到地势稍微平缓的地方都开垦成了梯田。

    除了田之外,山寨后方有很多个矿洞,山寨中也堆积着大量矿石。

    林默珺跟着苏泽,两人一起登上了山寨附近的一座小山,苏泽远眺说道:

    “这邓岱有点东西,这山寨的位置非常关键,是整座山的门户,要不是他们主动下山,强行攻打肯定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林默珺也点点,山寨建造在崎岖山路的尽头,光是这段路就足以拖垮大部分军队的阵型了,山寨里还有弓箭这些远程武器,邓岱还用木头修了寨门和城墙,如果正面强攻,恐怕长宁卫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才能攻下来。

    苏泽又说道:“这些山里的田太薄了,种水稻和小麦顶多养活两百人,但如果种红薯和土豆,养活三四百人没有问题。”

    林默珺看着苏泽说道:“你准备在这里开荒?”

    苏泽摇头说道:“当然不是我,是长宁卫要在这里开荒。”

    “什么?”

    林默珺看着苏泽,只听到苏泽说道:

    “东南战乱将起,难道长宁卫不需要一个安稳的后方吗?”

    “这山寨易守难攻,又距离长宁卫不远,就在建溪上游,用来安置老弱不是正好吗?”

    苏泽的话让林默珺也心动了,长宁卫的很多田也都是山田,也没比山寨里的田好多少。

    邓岱在山中经营多年,也建造了不少房屋,完全可以转移一些长宁卫的老弱妇孺过来。

    “那这些矿盗呢?”

    苏泽说道:“骨干自然要送入府县,送给那些官老爷交差,从犯可以留在长宁卫,和熊五朱七他们一样,一边在山寨开田一边整训操练。”

    林默珺有些担忧的说道:“这些矿盗可不比朱七和熊五他们,他们为寇多年,野性难驯。”

    苏泽说道:“当然不能让他们聚集在一起,可以将他们分开,一部分桀骜的带回长宁卫训练,一些老实的留在这里,分成几组开荒和操练。”

    林默珺点头说道:“那官府那边怎么说?”

    苏泽笑着说道:“官府那边还不简单,只要在户房备个案,将这些田登记上,就算作我们长宁卫开荒的土地了,咱们卫所军屯的土地又不要向县衙上税。”

    林默珺点头同意了苏泽的计划,长宁卫附近的荒地已经开垦得差不多了,容纳不了这么多的矿盗了。

    苏泽的办法可以让长宁卫获得一片稳定的后方,还能多出大片的山田,家老阿公肯定会同意。

    接下来苏泽来到了山寨的聚义堂,开始审讯俘虏。

    矿盗这边的骨干都被揪了出来,在苏泽的威逼之下,他们很快说出了真相。

    死掉的邓岱果然和倭寇勾结,那伙带头冲锋的倭人勇士,就是鹿大王麾下的倭刀队。

    也不知道邓岱是怎么和鹿大王搭上线的,这伙倭人武士找到了邓岱,说服了邓岱起兵造反。

    邓岱也早有些野心,他号称是邓茂七后人,当年邓茂七的起义绵延三省,朝廷可是拿出高官厚禄诏安的。

    邓岱倒是也没有太大的野心,只是想把造反事业做大了,然后等待朝廷的诏安。

    双方一拍即合,准备先拿下胡公公的矿监,然后再攻打南平县城。

    可没想到这个矿监也是个硬骨头,久攻拿不下,却等来了延平卫的官军。

    一开始邓岱是想要撤回山里的,但是倭人坚持要战,邓岱带着兵远远躲在后面,看到倭人武士杀进了延平卫的军阵中,这才带队杀出。

    邓岱也没想到这些倭人这么勇,延平卫这么怂,延平卫军队溃败后,邓岱再也没有对官军的恐惧了。

    所以长宁卫杀来的时候,邓岱直接下山布阵,准备一举歼灭长宁卫的部队。

    “被俘的延平卫官军呢?”

    矿盗骨干们互相看了看,苏泽说道:“自首无罪。”

    一个伶俐的矿盗骨干说道:“都被邓岱杀了!”

    苏泽站起来道:“都杀了?”

    这个骨干一下子跪在地上说道:“邓岱说杀官造反,若不杀官怎么能安心造反,就逼迫我们所有人动手,杀了投降的官军。”

    苏泽攥紧了手,虽然经历过战场的杀戮,但是这种屠杀依然让他愤慨。

    苏泽冷哼一声:“邓岱死的这么轻松,真的是便宜他了。”

    苏泽又指着这个骨干说道:“那会写字吗?”

    这个骨干摇头,苏泽又看了一圈,一个伶俐的举起手:“大人,我会写字。”

    苏泽让他出列:“将刚刚他口述的罪行记录下来,让他画押,你们二人留下来,其余人立刻启程解送南平城。”

    这些骨干立刻明白了自己的命运,他们都是跟随邓岱的骨干,到了南平城肯定没有好下场,纷纷跪地求饶。

    苏泽自然也没有心软,命令士卒立刻押送启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