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个想法越来越强烈,皇帝虽然这样说,话中似乎都是青女的错,但隐晦间的感觉却瞒不过李肇。要是平时,李肇必定不会纠结于此,但此事关系到他的判决,绝对不能存在隐瞒成分,即使眼前人是皇帝。

    遂深吸口气,缓和一下语气,再活动一下筋骨,鼓起勇气再问:“陛下就没有隐瞒了什么,比如说陛下要求青女做些什么?”

    听此言,皇帝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不善地盯着李肇,目光就这样凝视了很久,李肇有些心悸,如果这个问题触及到皇帝的难言之隐,恐怕他的下场不会很好,但他凛然面对,并没有退缩的意思。

    如果皇帝隐瞒了什么而导致他的判断失误,造成的后果恐怕会是毁灭的,他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并非他大义,而是为了上林苑,这是他历经几年辛酸创下的基业,不能就这样被毁去。

    并不是他多想,如果氢气真的是用来发动氢弹的,咸阳将会毁于一旦,连同上林苑。

    “大胆,竟敢质问陛下。”

    正踌躇间,李肇只感觉一阵风拂过,便感觉脖子凉凉的,同时一股莫大危机感扑面而来,再加之那声音,令他毛骨悚然。

    这声音不是皇帝发出的,带着狠厉阴森,令人不寒而栗。

    “黑冰台?”一个词语不受控制地脱口而出,李肇便感觉到那冰凉的东西乃一炳剑,闪着寒光的剑。

    皇帝明显愣了一下,目光在铁鹰和李肇间游荡,最终还是喝退铁鹰:“铁鹰,退下!不可伤害李肇。”

    “诺!”

    不待李肇看清是何人,长得如何,这被称为铁鹰的人不过半个呼吸的时间,便消失无踪,端得令人无法捕捉。

    不过听‘铁鹰’二字,李肇倒也猜出个什么来,铁鹰,正是黑冰台的铁鹰剑士,神出鬼没,行迹难寻,皇帝身边的暗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