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裴空青看了楚珏一眼,心想楚珏这一次还真的是下血本,这种话都答应了,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王志可是一直想要这个位置,只不过秦年觉得他岁数大了,不愿意将重要的官职给他,所以才会这样。

    王志的眼神之中似乎是要放出来了光芒,他眯起眼睛,似乎是试探性的问道。筆趣庫

    “这个,你真的是如此想的?可以给我如此大的权利吗?”

    一个林国对于他们来说事关重要,所以策反王志是特别关键的一步,只要是要求不过分的话,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楚珏摊摊手,继续说道。

    “这个也不是什么严肃的事情,没有必要如此紧张,我可以明确告诉你的是,现在这个情况,我不会欺骗你,你也是明白,林国对于我们来说到底是多么的重要,所以你还是好好的考虑一下。”

    好吧,王志这一次是真的心动了,他立马点头答应了下来。

    “不需要考虑了,这个事情全部都听你们二位的安排。”

    看来他们的目的达到了,裴空青和楚珏对视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笑意。

    皇宫之中。

    裴鸢然这一个晚上都没有睡好,她现在就是一个阶下囚,都没有出去的可能。不知道外边的情况到底是如何?

    裴鸢然想了一下,知道自己已经是来了好几天了,可是一直被困在这个小小的天地之中,当真是让人头疼。

    她的表情不自觉的变了几分,实在是有一点烦躁。

    此时,有人推门走了进来。

    都不需要想,如此没有礼貌。堂而皇之进来的人,除了秦年,还能是谁呢?

    裴鸢然不耐烦的回眸看了秦年一眼,没有好气的质问。

    “你这是干什么?我不是都说过了,不想看到你,你非要上杆子的过来是不是?”

    还真的是裴鸢然,也只有她可以如此的说自己了。

    秦年摇摇头,苦笑了一下,看着裴鸢然回答。

    “还以为你是怎么了?原来还在生气,裴鸢然,你现在是不清楚自己的身份是不是?只不过是一个阶下囚,而且楚珏也被我抓住了,如果你不听话,我肯定是不会让你们两个人得偿所愿。”

    这人还真的是卑鄙啊,裴鸢然当真是不高兴,气的牙根都在痒痒。

    她的脸色不自觉的红了起来,眉头微微的皱在一起,随后问道。

    “秦年,不需要和我废话了,你直说,想要干什么?”

    秦年的眼神变了几分,随后说道。

    “你还不知道吗?我想要让你医治我的伤势。”

    说完,秦年就看着自己的胳膊。

    果然是贪生怕死,因为这个事情,他可是找了自己好几次了。

    裴鸢然的白眼都快要藏不住了。

    随后,裴鸢然就只能说道:“我知道了,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肯定是会帮忙。”

    一个帮忙好像是不够吧,秦年冷冷的看了裴鸢然一眼回答。

    “你需要把我的病完完全全的治好。”

    裴鸢然心想,这个人还真的是麻烦,不过她也是不好意思表现出来,只能一脸尴尬的微笑。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