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这话一出,体育馆内的惊呼声与议论声更是提高了几度。

    “这TM也行啊?”

    “真让这个狗神医拿冠军啊?”

    “不是吧?这比赛也太奇怪了,所有人遇到他都是瞬间被打下台,怎么看都不对劲吧!”

    “假赛!假赛!绝对是假赛!”

    ……

    选手席中。

    七十多名选手,除了重伤住院的十几个之外,现在都坐在席间观战。

    此刻他们都沉默了。

    “妈的,还真让那小子夺冠了,草,”秦虎愤愤说道。

    “那小子……就……就是运气好!”朱小天嘴硬道。

    “确实……就是运气好,”刘达用力地点点头。

    “是啊,运气太好了他,”刘长涛摸了摸打着石膏的手臂,也点了点头。

    他们的眼神都很复杂,但嘴都是一致的硬。

    没办法,不嘴硬能怎么办?

    难道要承认自己菜吗?

    ……

    半个月后。

    国赛前一天,燕京机场。

    杨天牵着小佩尔,走下了飞机,坐上转接车,一路来到了接机厅。

    今天的佩尔穿着一身以黑色为主色调的哥特式洛丽塔。

    这类裙子主打的就是神秘、古典、黑暗的风格,比较小众,并不好驾驭。

    哪怕是颜值过关的姑娘,穿上这裙子,大部分也都会有一种巴啦啦小魔仙般的不协调感。一般在网上看到的比较好看的哥特洛丽塔少女,往往都是本身底子又好,又要精心为这套衣服打造配合的妆容、发型,做上长达几个小时的准备,才能体现出一

    个比较好的效果,显得不那么突兀。

    可是,偏偏佩尔穿着这一身,哪怕素面朝天,哪怕根本没有任何复杂的装扮和饰品,都依旧完美地与这气质融合在了一起,仿佛这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

    神秘、清冷、黑暗中又带着淡淡的妖冶……实在是迷人的一塌糊涂。

    一路走来,周围扫来的目光都从来没有停过。

    无论是男的还是女的,回头率几乎是百分百。

    不过佩尔并不会因为其他人的目光而感到害羞。

    她似乎早就已经习惯了他人的注视,或者说可以完全无视。

    她只是清清凉凉、面无表情,任由杨天牵着走。

    而她这份面无表情,又让她整个人的神秘清冷气息更上了一层楼,反而更引人注目了。

    就这样,两人来到了接机厅。

    杨天扫了一眼,很快就看到了来接自己的人。

    那是一个孤身一人站在角落的女子。

    但却并不显得孤零零。

    反而有一种女皇矗立般的强大气场。

    她已经看到了杨天。

    杨天也对她微微一笑。

    牵着小佩尔,走了过去。“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