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谢谢你。”宣箬惜真心感谢,霍纪昀欣然接受。

    “吃饱了吗?我们走走吧。”他们离开医院食堂,肩并肩的走在医院绿化休闲区。

    “你不用太担心,一切顺其自然。”生死有命,对于病痛的折磨,有时候,解脱何尝不是一种幸福。

    “小明的病情已经很不好了,我也不知道还能做什么,就是希望他少受些痛苦。”宣箬惜知道被疾病折磨是何等地痛苦。纵然前世身为皇后,也是因为药食无医才散手人寰,是命运亦是结局。

    “你辛苦了。”霍纪昀心疼地牵起她的手。这次,宣箬惜没有拒绝,而是停下脚步,鼓起勇气仰望着他,他的高度令她不得不仰起脸来看。

    霍纪昀微微躬身方便她的注视,四目相对,无言的情愫在彼此的眼中沉淀。霍纪昀在她眼中看到自己,宣箬惜在他眼中看到柔情。

    “请问——是霍少吗?”在他们身侧忽然传来一道女声。

    宣箬惜立马收回自己的目光,手也顺势背在身后。霍纪昀则是有些不悦地转头,看向声音来源,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微微皱眉,有点面熟,好像是顾氏的千金。

    “真的是你啊,霍少,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呢?我是顾夕颜,你还记得吧?”顾夕颜,一个靓丽有气质的女孩。宣箬惜记得她,上次也是在医院。

    “你好,顾小姐。”

    “这位是?”顾夕颜微笑地看着宣箬惜,眼里是满满地好奇。

    “你好,我是宣若惜。”

    “你好,我是顾夕颜。很高兴认识你。”顾夕颜大方伸出手,宣若惜自然也不会小气。

    相比林夕,这位小姐客气多了。

    “真是好巧哦,又在医院遇见。”顾夕颜的话是对霍纪昀说的。

    点点头,霍纪昀礼貌地问了一句:“顾小姐怎么在医院?”

    顾夕颜原本微笑的脸顿时变得忧愁,美人眉黛轻愁,我见犹怜。宣箬惜觉得这位顾小姐真的很美丽。还是那种大家闺秀的端庄之美,也有书香门第的温婉秀雅。

    如此娇柔的美人,任谁都会爱怜的。悄悄地去看霍纪昀的神色,发现他一本正经的目不斜视,手还有意无意地靠近她的手背。

    宣箬惜脸颊一热,有些难为情地垂下眼帘。

    对于顾夕颜的哀伤,霍纪昀似乎也不是很在意,只是礼貌等待着她的下文。

    “是我爸爸,他的胃病又犯了,医生说这次是因为喝酒胃出血。”

    生意场上喝酒应酬在所难免,顾氏集团也算是个中翘楚,其中少不了顾董事长的八面玲珑。

    “既然肠胃不好,你要劝你父亲,以后不要再喝酒。”

    “我当然有劝啊,可是我爸爸说生意人哪能不喝酒。”想来也是个倔脾气。

    三个人一时间无话可说,气氛有些尴尬。宣箬惜挂念小明,就说:“纪昀,我担心小明,先上楼了。”因为宣箬惜的称呼过于亲昵,顾夕颜惊讶地看了她一眼。

    再去看霍纪昀,见他温存地点头,还伸手为宣若惜撩了一下垂落的发丝。他们之间从刚才就很亲密,顾夕颜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打扰了他们。

    “抱歉霍少,恕我冒昧问一句,您和宣小姐是情侣吗?”顾夕颜悄悄抓住自己的衣角,有些忐忑地看着霍纪昀。

    情侣!霍纪昀目送宣箬惜离开,缓缓回头迎上顾夕颜明媚的目光。

    “算吧!我在追求她。”说完,他勾唇一笑,眼底的温柔让顾夕颜心碎。

    “哦,原来这样,不好意思,刚才是我打扰你们了,对不起。”顾夕颜从小家教很严,对于男女之间的感情也是遵照家长的意见来定。从来没有在父母意愿之外找过对象。

    对霍纪昀,她是恋慕的。因为他的气度名声,还有就是他的学识和家室,样样都是择偶标准的典范。之前她爸爸还说过想给他们牵线的话。

    “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对吧?”霍纪昀反问,顾夕颜只能脸红的点点头。

    “代我向你父亲问好,祝他早日康复。”

    “谢谢霍少。”目送他离去,顾夕颜叹口气,心情失落地转身离开。

    爱情,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宣箬惜回到病房,小明并没有苏醒。身上都是仪器,医生说,若是能熬过今晚,那就可以度过危险期。若是熬不过,恐怕也就几天时间了。

    “小明,对不起。”内疚的掉下眼泪,宣箬惜再一次感到自己的无能。

    “院长妈妈,我有负你的托付。”意外总是来的那么突然。她设想过未来,也预料过他们的结局。可当事实在眼前时,就是不能坦然面对。

    一个鲜活的生命转眼即逝,怎么不叫她难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