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毕竟,千手诚可是很清楚着卯之花老师的观察力是何等的敏锐!

    即使是一点点的不合理之处,在卯之花烈的眼中都能放大出无数的细节。

    因此,即使千手诚内心已经慌得一批,但表面却没有丝毫的变化,更是完全不敢伸手去拨开黑猫夜一。

    “咚咚咚!”

    在只有千手诚能够听得到的剧烈心跳声之中,千手诚一边忍受着那种剧烈且怪异的感觉,一边则是强压着慌乱,头也不抬地答道。

    “一点小失误,看来我终究是太久没有用心去插花了,不过应该还能弥补……”

    顿了顿,千手诚略微抬眸之间,注意到了在卯之花烈身后摆放着的一部分备用花材,语气与表情均是无比自然地说道。

    “卯之花老师,麻烦你将那些备用花材递一下给我,可以吗?”

    刚刚站起来的卯之花烈闻言,并没有多想,自然地转身背对着千手诚去拿花材。

    而也就在卯之花烈转身的瞬间,千手诚的双手迅速地朝着黑猫夜一抓去,一把将黑猫夜一从怀中抱了起来。

    “喵呜……”

    吐着粉色小舌头的黑猫夜一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夸张的蠢事,反而是冲着千手诚叫唤着,似是在表达着某种不满。

    没好气的千手诚忍不住拍了一下黑猫夜一的脑袋……

    随即,眼角余光随时注意着卯之花烈的千手诚,眼看卯之花烈已经抱起花材,也来不及继续教训一下黑猫夜一的愚蠢行为。

    紧接着,千手诚毫不犹豫地将黑猫夜一往着窗外一丢。

    卯之花烈转过身来,发现千手诚怀里少了的那一团黑色,问道。“嗯?夜一呢?”

    “不知道,可能是感觉呆得无聊了,所以出门去散心了吧。”

    千手诚若无其事地打理着面前的插花作品,似是不以为然地答了一句。

    而对于千手诚的这种反应,卯之花烈温柔的眼眸中不自觉地闪过一抹满意,然后俯身将备用花材全都放到千手诚的面前。

    忽然,卯之花烈的眼眸略微一定,注意到了千手诚怀里一处相当不显眼的水迹。

    紧接着,卯之花烈的目光一抬看向千手诚,与千手诚的目光对视到了一起。

    而面对着卯之花烈的目光,千手诚下意识地略有些心虚,瞳孔隐隐游离了一瞬,这才保持着常态与卯之花烈保持着对视。

    只是,即使是刹那的目光游离,却是无比清楚地被卯之花烈所捕捉到。

    不过,卯之花烈并没有开口质问,而是坐到了千手诚的身旁,然后从拿出了一条小手帕朝着千手诚伸去,轻轻地擦拭了一下水迹之余,语气似是宠溺地说道。

    “诚,明明都已经长大了,平时还是这么不小心把自己给弄湿了。”

    听着这似是意有所指,但又没有具体指向的话语,千手诚心中一紧之余,笑着说道。“卯之花老师不说,我都不知道夜一睡觉居然流口水。”

    “所以啊,诚喜欢夜一,平时将她当成宠物那样抱着也不是不能理解,但是也得小心别被夜一做出什么得寸进尺的事情。”

    顿了顿,卯之花烈似是闲聊般地接着说道。“尽管野猫不是狐狸,但是身上可能也是有点骚味的,沾上了味,还得老师帮你擦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