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对呀,你不是说没有证据证明是林靖杀了茹令么?那茹菓为什么要报复林靖,有为什么一门心思的要搞垮鼎鸿集团?”

    “虽然没有直接的证据,可茹菓还是坚信她那天在茹令遇害的现场,看见的女人就是林靖,就算不是林靖直接杀了茹令,那么林靖一定也知道什么,她不肯站出来指证,就说明她在有意包庇,而能让她这么做的,应该就只有林富春和鼎鸿集团了。”

    “所以,茹菓才大费周章的做了这么多的事?这个局摆的够长的。那后来呢?”

    “后来,后来林富春的行动触动的火线,警方再次立案。这次为了确保斩草除根,跨省调派了警力和纪检人员,历时金个月,终于端掉了鼎鸿集团,还有那些和林富春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的官员以及地头恶霸。

    卓创也就顺利的以鼎红集团涉案为由,终止了收购名城御府的计划。这一招彻底击垮了林氏,让林富春和林靖再没有了重振旗鼓的机会。林富春随即被捕入狱,林靖还是因为没有证据证明其有直接参与各种非法勾当,只是被叫去问了几次话,便给放了。

    事业没了,她便又反过来想要去找爱情,于是就有了婚礼上的那一幕。”

    “所以这一切,余淮知道么?”我是真的同情余淮了,林靖虽然命运不济,尚有可恨之处,但余淮,却完全是因为两个女人被卷进了这场是非,蹉跎了这么多年。

    “余淮知道什么?”不等茹远高回答,门口忽然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我和茹远高不约而同的朝来人的方向望去。

    笑笑正推开门,身后跟着一个衣着明艳、五官精致的女人,怀里还抱着一个孩子。

    “笑笑?她是谁?”我望着笑笑,又看看那女人怀里的孩子,心底闪过一个念头。

    “她是苏瑶,茹菓的朋友。”笑笑的神色看起来不对。

    “您是茹叔叔吧,您好,我是苏瑶,茹菓的好朋友,她那间咖啡店的合伙人,您知道我们?”苏瑶热情的上前和茹远高打招呼,根本没看我一眼。

    “你好!苏瑶。”茹远高朝苏瑶笑着点点头,也深深的看了一眼她怀里的孩子。

    “没错,这是高兴,茹菓的儿子。”苏瑶注意到茹远高的眼神,连忙介绍到。同时伸手拨开裹着孩子的丝巾,露出一张粉嫩嫩的小脸。

    孩子被从丝巾里露出来,裂开小嘴,笑嘻嘻的看了一眼苏瑶,又等着一双圆滚滚、黑黝黝的眼睛等着面前的茹远高。

    茹远高脸上的严肃瞬间融化掉了,忽地就变成了一个慈祥的老爷爷的样子。伸手拨弄着孩子的小脸,笑呵呵的问:

    “你怎么回来了?”

    “啊?原来您知道,我,我是余淮说茹菓醒了,而且医院里出了事,所以想着,没有人照顾她,我就赶回来了。”苏瑶被问得猝不及防,看来他们知道彼此。

    我望着那个孩子,心里一阵酸楚。果然是有个孩子的,茹菓在离开的这段时间是去生宝宝了?那孩子到底是谁的?

    “这样啊?你见到茹菓了么?她就在隔壁,又昏迷了。”茹远高虽然还是笑着,却有了几分忧虑。

    ”还没,刚刚赶到,幸好在走廊遇见了黎笑。”苏瑶抱着孩子,转身朝笑笑点点头。

    “那个,我能不能,先说一件事。”笑笑终于插上话了。

    “怎么了?茹菓醒了?”我急切的问。

    “嗯,醒了,而且,刚刚和洪医生出去了。”笑笑犹豫着,边说边偷偷的瞄了一眼茹远高。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去哪了?警察没拦着么?”我急的掀开被子,坐起来,就想往外冲。

    黎笑跑过来扶我,茹远高则收齐笑容,叹口气坐在了沙发上。苏瑶一脸茫然的望着我们三个人,她怀里的孩子忽然哭起来,她手忙脚乱的放下背包,开始让笑笑帮忙倒水冲奶。我们在孩子的哭声面面相觑,一时谁也没有说话。

    “就在刚刚,大约5分钟前,这会儿,估计已经离开医院了。那个叫俞越的女警察跟着,还有阮阳。”笑笑边把水递给苏瑶,边说。

    “这么说,他们去警局了?”我问稍感安慰,又看看被苏瑶放在床尾的孩子。

    “不是,他们去救姜楠和张壑了。”茹远高悠悠的说道。

    “什么?”这回是我们三个同时喊了起来。

    “疯了么?他们四个?怎么救?为什么是他们四个去救,茹菓和洪医生为什么也要去?其他警察呢?去哪救,他们找到姜楠了?茹菓,茹菓不是刚刚醒么?”我连珠炮似的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