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我得知茹菓在和余淮恋爱的时候,事情就已经见报了,唐妍看到报纸之后,焦躁不安,非逼着我把茹菓叫回来,好好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本来也没多想,茹菓大学都快毕业了,谈个恋爱也没什么。但唐妍非说这事没那么简单,不管是因为报纸上曝光了余淮原本和林靖已有婚约的事,还因为余淮的家庭背景,唐妍那个时候就看出茹菓和余淮之间的感情并不简单。”

    “女人的直觉吧。”我看着茹远高,有点不大明白,他今天在我这里说了这许多旧事,是为了什么,真以为我是茹菓的现任男朋友么?

    “也许吧,在这件事上,确实是我迟钝了,总想着尊重如果的意愿,想着她尽快从茹令的阴影里走出来,却忽略了很多前后环环相扣,步步紧逼的细节。”

    “所以唐姨是怀疑茹菓刻意接近余淮,又刻意诱骗他,为的就是报复林靖,给茹令报仇?”我觉得事情就是这样的,只是这种报仇的牺牲未免太大了,要不是听阮阳说,后来林靖搅了婚礼,茹菓岂不是真的要嫁给余淮了。

    “没错,我把茹菓从上海叫回来,她得奖之后就留在上海进了一家设计院实习,后来又签约了卓创上海分公司,到2003年4月1日,她和余淮的事被曝光,我们也有半年多没有没有见过他了。

    还没等茹菓到家,又一则新闻见了报,余淮以新任卓创集团副总裁的身份接受采访时,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开承认了他和茹菓的恋情,同时宣布与林靖解除婚约。并且他还表示是他主动追求的茹菓,而并非传闻所说,茹菓刻意接近、色诱。

    对于被解除婚约的林靖,余淮表示愿意以收购已经停工近三年的名城御府作为赔偿。当然附加了些条件,比如需要鼎红集团自行拆除已经完工的建筑,自行完成土地所属权的争议事宜,自省与管辖单位完成项目解封的申报和评定工作。

    对于为什么会选择茹菓而放弃林靖,余淮的回答竟然是他认为他和林靖之间并没有真的爱情,即使有过,也是转瞬即逝的,之所以会有婚约,正如媒体猜测的,是出于双方家长出于商业互利的考虑。

    而对于茹菓,他却表示,是他想厮守一生的人。

    我和唐妍看到这篇报道的时候,心里五味杂陈。一个可以轻易订婚又轻易便接触婚约的年轻人,如何能够信赖依靠,如何能保证他就不会在一两年之后,用同样的话、同样的方式和茹菓分手。

    所以,当我们见到茹菓的时候,我们两个都表示坚决反对她和余淮继续交往。”

    “茹菓不会听的,她那么倔强的人,况且,诚如唐姨所说,她应该也不在乎余淮是否真的喜欢她吧。”

    “没错,茹菓对我们这对养父母的意见,却没有采纳。并且正式的告知我们两人,今后不要干预她的个人生活。说她回报答我们的养育之恩,但是请我们认清楚自己只有养育之恩这个事实。”

    “茹菓真的这么说么?”我有些吃惊,茹菓怎么会是这么绝情的人。

    “萧夏,你是不是觉得茹菓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是,就算她没有当你们是自己的父母,但你们也是茹令的亲生父母呀,她不应该有这样的态度。”

    “嗯,当时我也没有想明白这一点,只是生气。还是唐妍更了解茹菓一些,她听闻茹菓这番话,就哭了,哭着却茹菓不要再做傻事了,求茹菓离开余淮,就算以后再也不认我们两个都行,但是不要在为了茹令的事,折磨自己了。

    我听了唐妍的话才恍然大悟,原来这真的是茹菓的复仇计划,而她之所以让我们不要插手的原因正是不想我们为此受到牵连。

    可是当时,箭已经在弦上,不得不发了。谁也劝阻不了茹菓,我们只好默默的看着茹菓离开,默默的关注她,替她担心,却什么也不能做。”

    “茹菓到底想怎么报复呢?抢了林靖的男朋友?这算不得报复呀,林靖难道真的那么在乎一个男人的得失么?”

    “你也见过林靖了,她是不是真的在乎余淮这个不好说,我想她对余淮还是用情至深的,不然也不至于纠缠了这么多年。所以,茹菓这第一步确实刺激到了林靖。林靖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突然就被分手了,自然是恼羞成怒,听说她到卓创找余淮闹过,却从没敢找过茹菓的麻烦,这一点我想还是源于当年在医院里,茹菓那次持枪威胁的缘故。

    尽管明理没有为难茹菓,我却很担心茹菓会遭到像茹令一样的暗算,但是从事发到他们最终宣布结婚,竟然没有传出任何茹菓遭到威胁和恐吓、甚至暗杀的消息。当然,可能真的有,只是茹菓自己处理了,并没有告诉我们。”

    “所以,茹菓是真的打算嫁给余淮,用这种方式报复林靖?”我还是不能接受这种损人不利己的方式。

    “自然不只是这样,这只是茹菓的第一步,第二部就是余淮就在余淮那篇采访里,利用名城御府彻底击垮鼎红集团。”

    “名城御府?这个案子,当年都没能把鼎鸿击垮,多年后,又怎么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