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马枫死后的第三天,我来到马枫的前女友王芬上班的写字楼下,准备趁王芬上班的时候,找她聊聊。希望她不在家里,说话会自如些,也好坦诚相告。

    我告诉前台我是王芬的朋友,找她有事,小前台就礼貌的把我安排进了一间会客室里。王芬在一家贸易公司做商务,目前看来已经做到至少主管或者经理级了。想想那个入狱前还在给林富春做司机的马枫,当年两个人分手,也许对王芬而言是正确的选择,否则今时今日,就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一个命运了。然而谁又能说清楚到底是命运选择了他们还是他们在选择命运呢。

    王芬微笑着出现在会客室里,由于我没有直接向前台亮明自己的警察身份,所以王芬应该还没有警觉。她看见我的时候,有一秒的迟疑,随后还是微笑着问我:

    “请问,您是哪位?我们见过么?”

    “我叫阮阳,昨天和你通过电话。”我起身,回以微笑。

    王芬听到我的名字的时候,认真回忆了一下,之后脸上的笑容就消失了,她谨慎的关上门,走到桌前,拉开椅子,坐在我对面。

    “你为什么要找到这里来,我昨天不是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么,我和马枫分手后,就很少见面,特别是这两年,几乎没见过。”王芬压低了声音说。

    “很少见面,几乎没见过,说明还是见过吧。你不要紧张,也别激动,我只是想确认几个事情。确认完就走。”我看看王芬那副瞻前顾后的样子,又补充道“我和你同事说是你朋友,并没有说我是警察,这点你放心。”

    “你到底想知道什么?”王芬终于放下警戒的表情,换上无奈。

    “你最近一次见马枫是什么时候?”

    “最近一次,也有一年多了。”

    “一年多?既然分手了,又为什么会见面?”

    “偶遇,有一次,我在路边打车,很难打,这个时候马枫开车经过,就停下来让我上车,说送我一程。”

    “马枫当时在做什么?”

    “他说他在一个地产公司做司机,工作比较轻松。”

    “有没有说其他的事情,比如绑架、比如竞拍的事情。”

    “他当时只说恶有恶报,说那些人终有一天会付出代价的。我那个时候觉得他太阴暗了,所以不怎么想跟他讲话,到了地方就下车走了。”

    “那后来呢?后来没见过?特别是他入狱以后?”

    “后来只在电视上看过,就是那次绑架案的报道,才知道他绑架了他老板的女儿,不过这个和竞拍有什么关系呢。我确实没有去监狱看过他。”

    “你即使去过,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你要是不方便,我们不会强迫你出庭作证。”

    “我真没去过,大家几年没有联系了,要不是那次偶遇,我几乎快把他忘了。怎么还会想着去看他。而且,还是他做了那么恶劣的事情之后。我自己也有家庭,我也是女人,也有女儿的好么,做父母的人,怎么可能原谅别人对自己的女儿做那样的事情,即使是伤害别人的女儿,也是无法容忍的呀。”

    “那么媒体的资料,你也确实不知情喽。”

    “什么资料,什么媒体?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和媒体联系,又怎么会寄东西给他们。”我看着王芬,她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媒体也不可能说谎,但媒体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就是王芬给他们寄了资料,只有一个寄件人和联系电话而已。

    这么说,就是看守所的记录出了问题,那么到底是探访者冒充了王芬,还是有人刻意篡改了探方记录呢?又是怎么做到的呢?

    “还有问题么?”王芬见我不说话,就急着问。

    “关于竞拍案的事,你还知道什么?”

    “那件事,说起来马枫挺可怜的,尽管他后来做了违法的事,也都是源于那件事情,我听他说,他在原定拍卖的当天,到会场准备资料,结果冲进去一伙人,要求他关门,推迟拍卖时间,他想阻止,就被狠狠的打了一顿。而他们老板赶来后,竟然二话不说就把竞拍时间给改了,他自己报了警,警察过来也只是把事情当成是一般的打架斗殴处理,把人驱散了,把他送进医院而已。”

    “知不知道打他的都是什么人?”

    “这个他自己也不知道,他被打住院后,一直在医院接受治疗。有几次想出去走走,都被公司同事劝阻了,好像不大愿意让他出门。在得知自己从此变成废人之后,他的情绪就很激动,我们就分手了,之后我就没怎么见过他。后来听说他母亲去世,我托人送礼金给他,朋友回来就说他整个人变得阴郁狂暴。再之后,我就不知道了。”

    “劝阻他的公司同事,为什么要劝?”

    “当时就说公司出了事,面临倒闭,叫他老老实实养病,先不要到处乱走,免得事情闹大了,对大家都不好。”

    “具体是什么事?”

    “不是很清楚。不过我有那几个同事的名字和联系方式。”王芬掏出手机,开始翻电话薄,我接过手机看了下,都是我们联系过不愿意说出实情的人。

    既然不是王芬去探视的马枫,也就不存在她威胁了马枫或者传递了什么威胁马枫的信息,看样子从她这里找不到突破口了。我只好起身表示感谢之后,就离开了王芬的公司。

    走到楼下时,手机响了,居然是丁玲,她终于回电话了。

    “丁玲!你好!”我接起电话,礼貌的问候,希望她也能回以礼貌,而不是更多的挖苦。

    “阮警官,你找我?”

    “是的,这次是关于名城御府的案子,还有些细节想和你了解。”

    “见面说吧,我也有事想告诉你。”

    “啊,这样,那你在哪里方便,我马上过去。”

    “我短信给你,你到了给我电话。”说完丁玲就挂断了电话。这女人干脆的让人发指,总感觉她在发号施令一般。

    我挂掉电话,丁玲的短信就进来了。我看了一眼地址,是市中心一家咖啡馆,我立刻上车赶过去。

    “坐吧!”丁玲坐在位置上,朝我点了点头,示意我坐下,我也没客气,就直接坐在了对面的位置上。咖啡厅里人不是很多,灯光昏暗,每个卡位上都挂了垂暮,和邻座隔开。倒是一个适合说悄悄话的地方。

    “你那个搭档,茹令,死了?”我的屁股刚粘到椅子,丁玲就单刀直入的开口了。

    “是!”

    “凶手没找到?”

    “是,你有什么线索么?”

    “茹令有个妹妹,叫茹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