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转眼2007年都已经过去4个月了,原本说好今年的五一长假,要和茹菓一起去她的故乡看杜鹃花的。现在假期都已经结束一周了,茹菓却始终没有消息。算起来,今年还没有见过她。上一次见面是2006年平安夜的时候,但最后还是被她隔窗放了鸽子。

    当时我坐在餐厅里假装看书,她站在窗外辗转徘徊,我不想她愧疚,也不想给她紧张,不想督促她进来,也不想让她发现我的迫切,所以我一直假装没有看到她,希望她自己斗争完,从容的走进来。而她应该是相信了,所以在窗外站了很久,久到我没有办法继续保持一个姿势,久到隔壁桌的情侣吃完了一份法式鹅肝。但她终究没有进来,而是选择隔着橱窗给我打了一通简短的电话,给了我一个临时的借口,极尽敷衍之后,就走了,确切的说是落荒而逃了。

    此后,只在2006年末的那几天,收到过她通过邮件发来的几张风景照片,便没有其他任何音讯了。我想她是去旅行了。

    这样也好,能让她的灵魂和身体得到短暂的统一,而不至于彻底分裂了。这么说是因为她有一个流浪的灵魂,四处游荡、观望,却从不敢安枕,甚至连驻足都带着提防。而她又那么贪恋所有经过或者没有到达的风景,不管是颓败的故里,还是迷蒙的远方。但出于对这个世界的怀疑,她不得不把自己的身体囚禁在这做钢筋水泥的城市里,因为这个城市的喧闹,让她有着麻木的安全感。

    我认识她的时间不长,从第一次见面至今不足一年的时间,准确点说是10个月零3天,而且几乎每次见面的间隔时间是20天,所以加起来我们只见过9次。那么这样的频率和数量,是否足以爱上一个人?我不知道这个概率在茹菓那里是多少,至少在我这里已经是100%了。

    由于见面的频率太过于国定,让我一度怀疑茹菓从事着某种周期性的工作,每隔一段时间时间便到这城里停留两天,类似于空姐或者导游之类。而她恰好会在这两天里,找个方便的时间陪我喝上一杯咖啡,或者吃上一顿晚饭,听我讲讲故事,再一起看看月亮。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坦言,有时候即使她坐在我身旁,也不一定是在听我讲话,和我看到的也不一定是同一个月亮,因为她说得少,听得多,可却又不在乎听见的是什么。我几乎不去向她提问题,她也几乎不说自己的事情,只2次说过她还有一段挂起的爱情没有彻底结束。我对此是介意的,但是我想她会处理,所以我一直没有深究。任凭她在自己的心事里沉沦或者挣扎,因为她看上去是一个害怕热情和认真的人。每次我想进一步,她就会后退两步,所以我只好站在原地等她靠近。

    我任凭她在我的世界里穿行,忽然的出现,或者静静的远去,然后在某一天又回到我身边。这样的日子不知不觉就过了半年,直到有一天,我终于忍不住追踪了她的位置。

    说到这里,我需要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萧夏,是一传统意义上的程序员,每天靠写代码和补bug度日,闲暇的时候就去挑战各类系统的安全策略,通过访问各类数据资源,在电脑屏幕前,偷窥这个世界的温馨与阴暗,观摩他人的开怀与落寞。看得多了,就会想要表达些什么,但又不敢说得太直白,只好隐晦的写两句模棱两可的断句,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种个人风格。我就是用那些发在某个网站上的断句吸引了茹菓,然后把她从屏幕里拉了出来。

    我们这些程序员有一个职业习惯,就是如果遇到一段重复运算的程序,我们就会怀疑它是死循环,面对这种情况,通常有两种做法,一种是追踪,一种是重写。所以当茹菓的出现变成一种类循环的时候,我启动了追踪程序。

    这个做起来并不难,在通讯如此发达、手机如此普及的网络时代,其实每个人的轨迹都已经是透明的,可以通过移动信号,GPS定位,网络IP等多种渠道由粗略到精确的描摹出一个人完整的生活轨迹。只是在乎于有没有人利用和关注这些数据而已。

    而对于我这样一个资深程序员而言,可以做的更多,只是在技术层面上的可行性,受到了道德层面的屏蔽。但不是所有人都有道德围墙,也不是所有时候围墙都不能跨越,所以,每个人都可能在某一随机的时间里在某个陌生的人面前变得赤裸。

    我给茹菓发了一条链接,是一篇新的断句的访问地址,当然并不是简单的链接而已,我加了一段追踪的代码,可以开启她的GPS,让我在自己的手机上查阅她的即时位置,只要她带着手机,我随时可以找到她。

    茹菓没有任何的防备,并且也不可能发现我做了这样过激的操作。她若是知道,不知道又会如何?

    我记得她问过一次,她问我能不能在对方不知情的情况下精准定位一个人的位置。我告诉过她可以,我就可以。她听到后没有任何反应,只是浅浅的笑,笑得别有深意。而我正是被这个问题提醒了,我其实有更多的办法了解她,至少可以先了解她的生活轨迹。

    这说起来也是4个多月前的的事了,自从启动了追踪程序,我便开始记录茹菓每天的轨迹。她的生活可以说非常简单,非常规律,这应该是大多数正常人的生活状态,那就是规律!至少在我追踪她的那段时间里,她一直以一种规律的方式在生活。

    根据她每天出现在不同地点的时间,我大致可以猜到一些基本信息。比如她住在一个名为花半里的老式小区里,小区在山海路边上,是这个城市唯一一处背山面海的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