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就在此时,今心将舞衣取来,絮儿已向台上走去,司徒念忙带着着今心到偏殿更衣。当絮儿琴音响起时,就算身在偏殿也听到台下一片嗤笑,议论之声不绝于耳。歌声再美也无人欣赏了!倒是絮儿争气,并未受影响,唱的比上次听到的还要动听些。当她唱到动情处,司徒念甩着水袖舞至台上,伴着舞衣翻飞,台下渐渐没了声音。念儿只用心跳,什么都不去想。除了能感受到皇上灼灼的目光,也少不了四周或好奇或惊艳或鄙夷的眼神。

    在家中时,絮儿好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遂身为庶女的她并未下功夫钻研,一来自己懒惰二来家中出一个才女也够了,不必一争高下。但是念儿的生母宋姨娘并不这么想,她希望自己的女儿也能出类拔萃,所以日日在房中逼着女儿习舞,她本就善舞,当年正是凭着舞姿曼妙让司徒大人动心将她纳做妾室。念儿虽也学得十之八九,但从未在人前跳过,就连絮儿也是不知道姐姐会跳舞的。这件舞衣是宋姨娘亲手缝制的,颜色鲜艳,又缀了各色宝石带进宫原是为了留个念想,没想到今日倒派上了用场。

    随着琴音铿锵,絮儿唱完了最后一个唱词,念儿也跳完了最后一个舞步。一时间殿内鸦雀无声。须臾,皇上似如梦初醒,大笑着道“好!好!好!李福,快赏!”

    “皇上,这大喜的日子,妹妹们又侍奉的这样尽心,赏那些个俗物有什么意思,不如臣妾替她们讨个彩头给她们进进份位吧。”皇后笑盈盈的说道。

    褚晟回首看了皇后一眼,高兴的道:“就依皇后所言!”

    “兹锦绣宫宝林司徒氏姐妹,毓秀钟灵,赋姿淑慧,特封为正六品良人!”皇上随即颁下口谕。姐妹二人跪着领旨谢恩。起身时念念无意瞥见李曦月的眼神,只见她正咬紧银牙瞪着自己便也对她淡淡一笑退了下去。

    尔后,皇帝又带着众人来到御花园,赏月猜谜,吟诗作乐。皇帝兴致不减,众人也只好尽心陪着,闹至半夜才散。

    路上司徒念怕絮儿多心,向她解释“我会舞之事并非有意相瞒,只是没有机会展示罢了。”

    絮儿忙回首看着她答道:“姐姐说的哪里话,妹妹只为你感到高兴。”

    玉儿掩嘴一笑,答:“为我高兴什么,我只是映衬你罢了,你看皇上至今还记得御花园跟你偶遇一事呢!想来早已被你歌声迷住!”

    司徒絮面上一红,嗔道“姐姐净胡说!”

    中秋家宴后没几日,就有敬事房小太监来传话,说是皇上翻了絮儿的牌子,让好好准备着。本是意料之中的事,那晚皇上灼人的目光已经再明显不过,这几日就连平日无人问津的锦绣宫都热闹起来,往日有些交情的自不必说,一些从没打过照面的人也借着道贺送礼来串门,祈盼将来她们得宠了能提携着些。也都是可怜人,进宫数年位份低微,更没有巴结高位主子娘娘的本事,想来平时的日子也不好过,那日家宴上还见到有人让小宫女偷偷把点心用帕子包起来带走。这样精致的点心能吃上一回不易。宫中踩低攀高再平常不过,司徒姐妹也不放在心上,每每有人来,总是笑脸相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