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不多时,玉儿便着一声绛红色的舞衣翩然而至。不知为何,她特意选了这样明艳的颜色,不是说她清淡寡水,说她素雅不耐嘛,今日倒要叫你们看看何为娇媚何为艳丽,她司徒念也是能驾驭这明晃晃的艳色的!

    随着琴音渐起,玉儿脚下翻飞,手中长袖滚动。那仿若无骨的身段,柔媚无双的眼神,落在褚晟眼里好似看见了一只落入凡尘的妖精。连褚宁亦是看呆了眼!原来一直举止娴雅、蕙质兰心的人也能有这样妖娆的一面。

    玖烨王妃转首看了一眼身侧之人,却见他盯着台上那抹娇艳,目光那样炙热又神情,不禁暗恨道:“狐媚!”但这丝毫没有影响褚宁欣赏的心情,仍是一瞬不瞬的盯着,生怕错过一个节拍。

    等到琴音结束半响,众人才回过神来,褚晟微微有些颤抖的站起身来。身旁皇后亦是携了一丝赞赏的笑意说道:“月贵嫔今日之舞当真卓绝无双,快赏!”不待宫人反应过来,褚晟一挥手,大声说道:“朕记得玉儿初次跳舞的时候皇后就说过,赏那些俗物实在没有什么意思,那今日朕就效仿当年。”

    说罢又对着玉儿说道:“锦绣宫司徒氏,毓秀钟灵,德仪备至,侍上有功着晋为慧妃!”玉儿忙跪下领旨谢恩,心下感慨不已,自己竟然又一次凭借一舞升了位份,恍若又回到了初入宫那年,忐忑又希冀的憧憬着前路。

    褚宁亦是欣慰的看着殿下跪着的人,她果然是值得的!

    除此之外,大殿中的人亦是神色各异,知道当年之事的人多少都有些感慨艳羡,没有见过玉儿跳舞的人大多还沉浸在方才的惊艳中回不过神来。

    只有李曦月暗暗捏紧了拳头,当年她就是凭着一舞抢了自己风头,如今自己好不容易有了身孕,皇上终于又将自己放在了心里,她却又跳出来还晋了位已然跟自己平起平坐。司徒念!~你当真要跟我如此争锋相对吗?!

    待玉儿换好衣裳重新在席位上坐好时,便感受到来自四方或好奇或嫉妒的眼神,她早就习惯了,全然不将这些放在心上。唯有不小心撞上褚宁深情又欣慰的眼神时,微微垂下了眼帘。也许自己是发现了些什么的,只是如此情深本就不该有,还是不要去想不要去碰的好!念及此,她便不再去看,仍是一杯杯喝着面前的佳酿,入口辛辣进了肚腹却又滋生出一股温热,温暖着微凉的五脏六腑。

    等玉儿悠悠转醒的时候,已经躺在了锦绣宫自己的寝殿中。她只觉额头生疼,好似有人在她脑子里横冲直撞,不禁闷哼一声。

    今心听见声音,知道是她醒来了,忙扶她起来,端起面前一碗如墨的汤药递到她嘴边。玉儿见了眉头微蹙,忍着疼问道:“这是什么?”

    “娘娘,您昨日喝了太多酒,醉了过去,皇上担心您的身子让人送了您回来,又命周太医来看过了。”玉儿惊讶的微微张口,自己竟浑然不觉,一点印象也没有。今心见她不说话,又接着道:“这是周太医给您开的醒酒汤,嘱咐娘娘醒来一定要喝下去,否则定要头痛上一天才能好!”

    玉儿听见这是周明礼开的药便放心一饮而尽。今心将药碗放下,又轻轻扶她睡下,“娘娘再睡一会儿吧!”

    玉儿躺下后,果然觉得方才的头痛缓了一些,但仍不放心的开口问道:“皇上呢?”

    今心替她掖了掖被子,笑着答道:“娘娘放心,今日正月初一,皇上在前面领着大臣们祭天祭祖呢,一时半会儿不会回来的!”

    玉儿听她这样说,终于又放心的阖上了眼睛。但这一觉却怎么也睡不踏实,额头隐隐的痛折磨的她翻来覆去,以后再也不能喝这样多的酒了,玉儿心想!

    过完年,天气便开始暖和起来,御花园里姹紫嫣红的花也开始慢慢盛开。这日玉儿携了絮儿、馨儿、夏琳、灵才人去赏花,几人坐在沁心亭里,用着点心吹着暖风好不惬意。正在这个时候,却远远见着淑贵妃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孙宝林。看来她们也是被这春日美景引了来。

    待她们走近,亭中的五人忙起身恭敬请安。孙宝林也一一给众人问了好,自从上次被褚晟贬斥,她便再也不敢任性跋扈,整日收着性子小心度日,祈盼能得到皇上重新眷顾。

    一番请安问好结束后,淑贵妃也带着孙宝林走进亭中坐了下来。

    淑贵妃手中拿着一块莹润的玉把件,细细的把玩着,半晌抬头笑着问:“妹妹们方才在聊些什么呢?这样开心,怎么本宫来了反而不说话了,可是怪本宫扫了你们的雅性!”

    众人听她如此说都面上一窒不知该如何作答,玉儿见此只好堆上满面笑意,站起身答道:“贵妃娘娘说的什么话,妹妹们盼您来还来不及呢!方才不过是在说些宫中琐事,一时玩笑罢了,还望娘娘不要多心!”

    “哦?!慧妃这话是怪本宫多心了?”淑贵妃脸上带笑语气却森冷的回道。

    这下连玉儿也词穷了,呐呐的不知怎么回答。淑贵妃见此,却“噗嗤”一声笑起来,“本宫不过跟你开个玩笑,你那样紧张作什么?”玉儿这才抬头看她,也跟着尴尬的笑了两声。

    待玉儿重新坐好后,淑贵妃却站起了身,众人见此也都跟着站了起来。淑贵妃回首一笑,淡淡开口道:“看来本宫在此,果真惹得你们不自在,也罢,本宫这就回去了!”

    亭中的人听见她如此说忙都恭敬的屈膝,口呼:“恭送淑贵妃娘娘!”

    淑贵妃摆摆手,走了两步,又似想起什么事似的转身对玉儿说道:“不过,如今贤妃有孕,慧妃得空可要多去看看,到底是李家的人生下的皇子......”淑贵妃说到这里便不再说下去,只噙了一丝意味深长的笑看着玉儿,半晌又接着说道:“到时可别怪本宫没有提醒你!”说完也不再管玉儿错愕的神情带着孙宝林转身离去。

    “贵妃娘娘这说的是什么意思?”灵才人一时不解,皱着眉头向玉儿问道。

    玉儿与絮儿对视一眼,都明白淑贵妃心中所想。只见她摇了摇头,沉声回道:“娘娘自有娘娘的深意,我们只管听便是了!”

    灵才人听她语气不善,不明白刚刚还喜笑颜开的慧妃怎么好端端的发了脾气,只能吐了吐舌头不再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