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薄暮冥冥,橘红色的阳光透过雕花的窗杦朦胧的飘进来,就像一片最美最轻的羽毛,让屋子里的每件物什都好似蒙上了一层淡淡的薄纱,最后在地上聚成一汪清冷的泉水!庄馨儿隐忍多时的泪终于溢出了眼角,让原本就模糊的一切看上去更加不真实。寝殿内虽只有自己一人她仍然将背脊挺得笔直,其实并不十分伤心亦不觉得有多委屈,紫鹃说的没错自己确实思慕表哥已久。只是孤零零的坐在这屋子里心下凄然,脑中更是混沌一片。困局已定,腹中之子尚不知能否保住,就算皇上开恩,外面那些人定然会使尽手段。想到此,馨儿双手覆在小腹上,闭上双眼,任泪水无声的滴落。孩子,娘亲该怎么保护你!

    锦绣宫中,玉儿、絮儿、夏琳对着一桌子膳食眉头紧蹙。玉儿叹一口气,摆摆手吩咐道:“都撤了吧!”

    “小主,身子要紧,您还是用点吧!”秋水亦是一脸愁容,但仍是上来劝道。

    玉儿摇摇头转身进了寝殿,絮儿、夏琳见状也起身跟了进去。

    “姐姐,此番磨难只怕并非天意而是人为!”夏琳坐在玉儿身旁说道。

    玉儿转首看着她,答:“我怎能不知,但凡后宫之人有了身孕有几个是能顺顺当当的!”夏琳听她如此说,脸上惧意更深,低下头强忍着不哭出来。

    玉儿见她如此,心下不忍,拍拍她的手,道:“你也不必如此,日后更加小心谨慎些便是!”

    “是,夏琳明白!”

    絮儿见二人言语往来急着道:“如今还是先想想如何解这困局!”

    玉儿沉思半响,说道:“此事只怕不简单,就今日情形看来不仅李曦月,淑妃也参与其中,只怕皇后.....”说到此,她与絮儿对望一眼,当初陈丽欣小产一事仍历历在目。

    “那姐姐意思?”絮儿接着问道。

    “我必定不会袖手旁观,他们二人跟我们锦绣宫走的颇近,若因此事获罪只怕下一个就是我!”玉儿说着声音低沉,双目含恨!

    “只是今日之事人证物证俱在,想要洗清实在难如登天!”絮儿窥着姐姐脸色,小心的说道。

    “人证!那紫鹃着实可疑,依我看必定被人收买了,你设法让家中去查一查!”

    “是,我明白了!”

    “至于物证!”玉儿略一沉吟,接着道:“我要去一趟蝶栖宫,今心你去安排!”

    “是!奴婢这就去办!”说着便转首出去了。

    “姐姐,如今正在风口浪尖你何苦这样冒险,更何况淑妃那里也不好交代!”絮儿劝道。

    “她们早就将我们视为一条船上的人,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算今日我们不淌这浑水,她们也不会放过我们!若今日出事的是你或是夏琳我也会极力周旋,在这个地方若是我们自己都不同心还有谁会想着我们!”

    二人见玉儿如此说,都感动的泪光盈盈,三双手紧紧的握在一起......

    是夜玉儿换上小宫女的衣服,提着食盒跟在今心身后来到蝶栖宫大门。好在宫门并无侍卫把守,走到里面大殿外倒是站了两个面生的公公。

    见着二人,用尖细的嗓音问道:“你们是何人?”

    今心忙含笑上前答道:“公公辛苦了,我们是锦绣宫的,奉了我们娘娘旨意来给喜小主送些吃食,还望公公通融一下。”说着从怀中摸出一锭金子递上去。

    那公公并不肯收,语气倒是软下去几分:“不是奴才不给贵嫔娘娘面子,只是皇上吩咐,姑姑还是不要让我们为难!”

    “公公客气了,皇上只说禁足小主如今并未定罪况还怀着龙胎,若是有什么闪失可不好,我们只是送些吃的进去一会儿就走,必定不会让公公为难。”

    那公公听她如此说,面露难色,沉吟着道:“这......”

    今心见他有所松动,忙接着道:“小主若能出来,必定记着公公的好意,再者我们娘娘也不会忘了今日之事!”

    小公公心思微动,宫中如今最受宠的可要属锦绣宫,再者后宫向来局势多变这喜小主也不是没有机会出来,要是因此得罪了贵人可是得不偿失,便打开食盒仔细看了看,道:“那你们可要快点出来,若是让人发现了,奴才这颗脑袋可就不好了!”

    “是!是!是!多谢公公了!”今心一叠声的答应着不忘将金锭塞进他的怀中。

    二人走进大门径直来到寝宫,寝宫中烛火昏暗,馨儿一人独坐在椅子上,不知已经坐了多久。她听见声响缓缓回首,见着来人眼泪唰一下的就掉了下来。

    玉儿见状也心酸不已,强忍着泪意快步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