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玉儿刚要谢恩,褚晟上前一步将她按住,说:“你给我好好歇着,朕在这儿惹你劳心,还是先走了,明日再来看你!”说着便带着皇后走了。

    一时间玉昭仪和二皇子成了宫中风口浪尖上的人物,这小皇子真会挑日子,竟跟皇上一天生辰,难怪皇上疼的跟什么似的,日日都要见上好几回,这下淑妃的大皇子可不吃香了!只有玉儿看着怀中白白胖胖的孩子犯愁“你这孩子,那么多日子不选偏偏要选你父皇的生辰出生,母妃只怕你要遭人记恨白白增添磨难!”

    伊人听玉儿跟刚出生的小娃娃说话,捂嘴偷笑,道:“娘娘,这可不怪咱们小皇子,可是您在那日将他生下来的!”

    “你这丫头,胆子越发大,竟敢怪起我来了!”玉儿拿手指她假装生气的斥道。

    伊人知道主子脾性也不怕,将孩子从玉儿怀中接过,说:“娘娘还在月子中,不能总这样抱着孩子,当心落下胳膊酸的毛病。”

    其实玉儿也知道月子中不能抱孩子,可这孩子着实粉嫩可爱,让人看了就移不开眼,仿佛有再难的事见到他便开心了。她依依不舍的目送伊人将孩子抱走,刚准备躺下听见外面有声音便开口问道:“是谁来了?”

    “姐姐...我跟絮姐姐来看看你!”随着声音,馨儿、絮儿二人携手走了进来。

    “你们来了,快坐吧,我正愁没人说话,闷得发慌!”玉儿招手示意她们在身前坐下。

    “皇上日日都要来上好几回,若姐姐还嫌闷,只怕我们都要长霉了!”馨儿捂嘴轻笑,打趣的说道。

    “你这丫头,净胡说,现在宫中谁不知道喜美人可是大才女一个,宠冠后宫无人能比呢!”玉儿也不落后,反唇相讥。

    “姐姐,连你也取笑我!”馨儿说着佯装生气,转过身去。

    “好了,我的好妹妹,你是来看我还是来跟我斗嘴的?”

    “本来我还担心姐姐身子,如今见您中气十足,倒是白担心一场了!”馨儿又转过身来,笑嘻嘻的答道。

    “可不是,每日吃了睡睡了吃,真是跟那圈中的猪无二样了!”

    絮儿本来在旁边见她们二人唇枪舌剑吵得热闹,听见玉儿将自己比作猪“噗嗤”一声笑出声来,道:“姐姐如此清瘦还说自己是猪,那我们也不能见人了!”又接着道:“玩笑归玩笑,姐姐到底还在月子中,还是要以身子为重多多进补才是。”说着便上前扶玉儿躺下,又将被角掖好,说:“虽是夏日里,姐姐万不可贪凉,落下毛病可不好!”

    玉儿心下感动,到底还是有人真心记挂着自己。

    “姐姐好好歇息吧,我们改日再来看你。”说着,二人又相携离去。

    一个月的时光便这样飞快的过去了,玉儿终于可以下床走动了。选了一个无风的傍晚,仔细沐浴更衣后,玉儿扶着今心的手慢慢走在宫道上。天气虽还有些热,但玉儿此刻只觉清爽无比,窝在宫里一个多月此刻出来走走身体里的每一块肌肤都觉得格外畅爽。就这样走走停停不觉竟来到一处闲置的大殿,破败不堪一看就是久无人居,从半开的大门往里看草木深深竟有些渗人。玉儿看了两眼正欲加快脚步离开,忽然听见窃窃私语的声音,声音虽不大,但在这寂静空旷处还是能清楚听出是有人在说话。

    玉儿看了今心一眼,示意她走近看看,今心会意轻手轻脚的靠近大门,小心的往里张望,看了两眼便回来朝玉儿点点头,扶着她的手悄然离开。玉儿已没了再逛下去的兴致,扶着今心的手一路回宫。刚一进门便坐下问道:“可看清是什么人?”

    “回娘娘,虽离得远,但奴婢瞧的仔细,是夏充依和映月宫的纤平!”

    玉儿沉思一会儿忽然露出笑容:“看来,是有人按赖不住了。”

    “要不要奴婢去问问她?”

    “你是说安插在她身边的丫头?她既没有来回话要么她什么都不知,要么早就有了异心,问了也是无用。”

    “那娘娘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