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给皇后请过安后玉儿便带着今心去了乾和宫。远远看着乾和宫玉儿便一眼认出了祤表哥,他站在乾和宫大殿外穿着盔甲越发的英姿勃勃,眉眼还是那样好看,微微上扬的嘴角显示着他此刻心情极好。玉儿一路看着他越走越近,快到跟前时他终于也认出了自己,只见他眼睛微微睁大,嘴角上扬的弧度加深,朝玉儿点了点头。玉儿虽心如鹿撞,恨不能一下扑进他的怀里但也只能波澜不惊的朝他点了下头。祤表哥~此生你我注定无缘,我唯有在心里祝愿你!祝你幸福祝你安康!

    李福引她们来到大殿后告知皇上正在更衣,玉儿便站着等候,不久皇帝就出来了。

    “皇上吉祥!”

    “你来了。”

    “嗯,嫔妾给皇后请过安后就过来了。”

    “走吧!”

    “嗯!”

    李福刚准备传御撵,皇帝摆了摆手吩咐道:“今儿天气不错,朕跟玉儿走着去,就当散步了。”

    一行人走到映月宫时,正巧太医在给陈丽欣请平安脉,见着皇帝一屋子人立马请安,李曦月得知消息也忙赶了过来。皇帝径直在上首坐下。

    “嫔妾参见月贵嫔,娘娘吉祥!参见兰婕妤,小主吉祥!”玉儿屈膝行礼。陈丽欣哼了一声没有答话,倒是李曦月摆出一副亲切的笑脸“快起来吧。”

    “昨日嫔妾偶遇兰婕妤,提起前几日嫔妾给各宫姐妹送香的事,想来姐姐是误会了,倒惹得姐姐不快,都是嫔妾的错,今儿特意来给娘娘、小主赔礼了。”

    陈丽欣冷笑一声:“你这话说的好像我们多稀罕你的东西似的。”

    “嫔妾惶恐,嫔妾不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陈丽欣厉声问道。

    玉儿抬眼为难的看了一眼皇帝,只见他眉头紧皱一脸不快:“玉儿是见你有孕在身,怕你用香不便才没送到你宫中。”

    “皇上~~她分明是看不起我映月宫,看不起贵嫔娘娘和我!”陈丽欣撒娇似的拉着皇帝的袖子,边摇边说。皇上脸上怒意更深,想来正在努力克制:“好了,不要闹了!”他不动声色的拂开陈丽欣拉着他的手,接着说道“朕让兰儿将念香带来了,正好太医也在,让太医瞧瞧吧,若是无妨就留下用吧。”陈丽欣还欲再说,李曦月抢先开口道:“如此甚好,就听皇上的!”

    玉儿忙让今心将带来的香料放在桌上,太医检视一番,果然没看出什么端倪“都是些常用的香料,小主用着无妨!”

    皇帝站起身“那便好,朕还要奏折要看,就先走了。”在一叠恭送声中,玉儿跟着皇帝走出了映月宫。

    一出宫门皇帝便牵起玉儿的手:“玉儿......”欲言又止。

    “皇上什么都不必说,玉儿为了皇上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玉儿反手紧握住他。

    “玉儿的手真是滑嫩,那你便早日为朕生个儿子吧!”刚刚还一脸的歉意,现下已经换成一副登徒子的嘴脸。

    “皇上!~”玉儿忙将手从他手中抽出。

    “你先回宫歇着吧,朕回去处理些政务,中午若得空就去陪你用膳。”他笑着说道。

    “是!嫔妾告退!”

    刚走到锦绣宫门口就见絮儿一脸担忧的站在那儿,玉儿忙快步上前:“站在这风口里做什么?”

    “姐姐~”

    “放心,一切妥当!”玉儿安抚的拍拍她的手。她立马转忧为喜跟玉儿一起回了宫。

    午膳时分,玉儿正跟絮儿聊着天等着皇帝来一起用膳,忽闻有內侍来传话说皇帝有事走不开中午就不过来了,晚上再来看她,一并带来了皇帝的赏赐。只见三个托盘上大大小小躺了数十根护甲,质地有金有银有玉还有玳瑁珐琅等不常见的材质,每根上都有镂空錾花,有的还镶了红宝蓝宝。玉儿拿起一根只见背面也是镂雕当真是奢华至极。

    玉儿忙跪下谢恩,又命人赏了他们一人一锭银子。小太监走后,絮儿看着桌上的护甲,开口道:“皇上对姐姐真好。”玉儿虽心下感动,没想到皇上倒是心细,定是早上见她指甲长了才赏了这些玩意儿,但嘴上还是说:“不过是见我乖巧,帮他安抚了他的宠妃而已。”絮儿笑笑没有多说便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