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自那日被禁足,时光荏苒不觉已至深秋。因皇帝下令任何人不得探望倒也落得自在,玉儿每日看看闲书,阳光好的时候跟今心一起做做女红,再不济还能去院子里感受一下“槛菊愁烟兰泣露”的意境。因着絮儿也住在锦绣宫倒也能时常来探望,衣食自是不缺。玉儿有时在想若是能一直这样下去那也真是因祸得福。

    就是秋水、伊人两个丫头日日愁眉不展,在玉儿面前还要强作欢颜怕惹主子伤心,玉儿也只当没看见。她只是怕这样的日子也不会长久,要么绝地反击出去后还是要步步惊心,要么证据确凿即刻命丧黄泉!

    这日晚上絮儿又偷偷来探望,见姐姐还是这样懒散恣意,不觉急道:“姐姐就不知道想想法子么?”

    “我能有什么法子?连宫门都出不去!”

    “姐姐!皇后娘娘这几日私下里跟我提起,李曦月日日求见皇上追问查探结果再加上陈丽欣隔三差五的上演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戏码,她们这是非要致你死地不可啊!”

    “哦?那皇上怎么说?”

    “皇上只推脱一切交由皇后处理,皇后也只能先拖着但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姐姐若再不上心,我只怕...只怕...”说着竟哽咽起来。

    其实玉儿也不是没想过,只是她们这局太过缜密漏洞难寻,若硬是要查,也只能从麝香下手了。麝香名贵!宫里不是人人都能用的,只需去内务府查查记档看看有谁最近领过。

    “絮儿别急,明日你跟皇后娘娘提提,这麝香毕竟不是人人能用的!”

    “姐姐的意思是说.......好!我明日就去!”

    其实这也不算一个好法子,若真想害人怎会留下这样的把柄,从宫外偷带进东西虽难也不是没一丝可能,但明面上是不会有人提的,毕竟能偷偷带进麝香也能偷偷带进毒药,岂不是连皇帝的身家性命都得不到保证。眼下并没有更好法子,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刚用过早膳絮儿就慌慌张张的跑进来,竟然连避嫌都顾不上了。

    “怎么了这是?这样慌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