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把他衣裳扒了,扔浴桶里面去泡着。"沈云玥一边准备着银针,一边对魏家人说道。

    魏家人一愣,然后纷纷看向魏玄廷。

    魏玄廷说道:"还不赶紧听陆神医的。"

    "是。"于是,几个人一块儿迅速将这魏玄朗的衣裳给脱了,然后将人给放到了浴桶里。

    "好了,你们都去外面等着。"沈云玥神色严肃地拿起银针说道。

    魏玄廷看了看她,没有再说什么,便带着人去了外面等候。

    沈云玥拿着银针走到了浴桶边上,看着魏玄朗,无奈地摇摇头,又是一个长期要医治的病人,她可真是忙。

    不过,医治魏玄朗,能拿不少诊金,倒也不是白费功夫。

    看在这诊金的份上,她得努力医治了。

    魏玄廷站在外面候着,心里自然还是紧张的,虽然这沈云玥说有办法医治魏玄朗,可毕竟魏玄朗这情况这么多年,都不曾好过,沈云玥说有办法对他来说自然是好消息。

    可没亲眼见到这魏玄朗醒来,他多少还是不放心的。

    魏玄廷将目光放到了同样在外候着的长安身上,这长安戴着面具,看不清容貌,但是就这挺直的身板,也不像是一般的药童,更何况这长安身上还带着一丝贵气。

    小小药童,能带着贵气,这本就有些可疑。

    不过,只要能让魏玄朗好起来,其他的他倒是不在意的。

    "卫宗,你速去传消息回岐陵,父亲,母亲这会儿怕是因为玄朗的事儿,急的跳脚了。"

    "是,大公子。"

    二宝眨巴着眼睛看着这房门,"陆神医真的能有办法医治好小公子么,小公子病了这么久,连归元门的神医都没有办法,这陆神医能行么?看着也不过是个小姑娘,能有这么大本事么?"

    魏玄廷其实心里也有疑惑,但是他没有说出来,因为这样的话本身就容易让人生气,这万一要是沈云玥有这本事,却因为他们小看他而生气不医治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二宝,闭嘴。"

    二宝立马噤了声。

    西风站在这暗处看着这一切,心想着这沈云玥又揽下了一份好活儿,这要是能医治好魏家的小公子,那诊金可是大把大把的。

    这女人总共也才干过几单,就收入如此可观。

    还好他们王爷对她是有恩,所以她义务回报。

    不然,他总觉得她肯定也要狮子大开口的。

    沈云玥已经给这魏玄朗连续施针一个时辰了,她额头上全是汗,累的不行。

    而魏玄廷也在外站了一个时辰,二宝本还想嘀咕几句,可看到魏玄廷一动不动地站在那,他又不敢多嘴了。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