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凿齿”确确实实是冲着顾旭来的。

    由于它的体型太过庞大,它花了很长的时间,才勉强甩掉了身上和武器上的泥土和植被,从地面上站起来。

    远远望去,就像是支撑天穹的一根立柱。

    然后它一手持矛,一手持盾,一双眼睛狠戾地瞪着飘在天空中的顾旭,张开大口,迫不及待地想要把这个诱人的猎物吞入腹中。

    顾旭身边的曦脸色微微泛白。

    远古时代虽然鬼怪横行,但是像“凿齿”巨人这般体型和实力的,终究并不常见。

    它的出现,在视觉上便给了曦强烈的震撼。

    但顾旭仍旧面不改色。

    他见过被封印地底的九婴蛇妖,见过“鬼侍”无数的邙山鬼王,见过北冥上空遮天蔽日的鲲鹏。

    跟它们比起来,“凿齿”着实少了点儿意思。

    顾旭知道,“凿齿”虽看着吓人,但是头脑简单,而且并不擅长施展术法,攻击时基本只会依靠蛮力。

    无疑被精通法术和空间法则的顾旭所克制。

    电光石火之间,只见顾旭手中凭空出现几张“缚身符”,朝着“凿齿”巨人轻轻抛去。

    顿时,巨人的双腿被粗壮的绳索牢牢束缚在地面上,无法再往前迈进。

    它一时没有站稳,险些再度摔倒在地。

    趁着这个机会,顾旭借助“星盘”,施展“乾坤”神通。

    无数道黑色细线出现在空中。

    它们纠缠在一起,编织成一张巨大的蛛网,将“凿齿”完完全全地笼罩在内。

    这些细线比削铁如泥的宝刀更加锋锐。

    “凿齿”的皮肤看似粗糙厚实,但在接触到这些黑色细线的瞬间,立即被割开一道又一道细长的伤疤,粘稠的血液如山洪暴发般,从中喷涌出来。

    “凿齿”发出凄厉的嚎叫声。

    像是雷鸣一般,贯穿整片天地,震得众人耳膜刺痛。

    曦早已看得目瞪口呆。

    她知道自己的师尊很厉害。

    可是今日的所见所闻,却再一次刷新了她的认知。

    “抓紧我。”顾旭再次在她耳边说道。

    曦想也没想,立即把他的手臂抱得更紧了。

    随后,顾旭借助“流星走月”身法,带着曦一起,瞬间绕到了“凿齿”巨人的背后。

    他曾从书籍中了解过,“凿齿”巨人身上最坚固的,是它的外皮,但它的血肉和内脏却是十分脆弱。

    趁着“凿齿”巨人还未反应过来,他立即从“闲云居”中取出了近三十来张“烈炎真符”,用真元将其塞进“凿齿”后背的伤口之中。

    一刹间,“凿齿”硕大的身躯如烟花般绽放开来,伴着呛人的腥臭味儿,血肉四处横飞,继而如倾盆大雨般哗啦啦地落下。

    接着,顾旭默念“星阵”的咒文。

    他声音刚落,一颗光芒璀璨的“太阳星”从天而降,重重地砸在“凿齿”的脑袋上。

    在恐怖的高温下,“凿齿”的脑袋立刻化作滚滚浓烟,四处散开。

    它的躯体晃了两下,“砰”地一声倒在地上。

    地面又是一阵剧烈颤动。

    然后,熊熊烈火覆盖了它的身体,把它彻彻底底地烧成了灰烬。

    曦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她曾在“闲云居”里,看见过顾旭的符篆“小山”。

    顾旭今日使用的符篆,跟那座“小山”比起来,不过是九牛一毛。

    但却毫不费力地解决了像“凿齿”这般骇人的怪物。

    曦实在想象不出,师尊实力的上限究竟在何处——若是师尊用尽手段,恐怕整片荒原上的鬼怪都会被他统统消灭吧!

    …………

    战斗结束后,顾旭带着曦,缓缓地降落在几里外的平地上,与部落族人们汇合。

    在场众人彼此看了一眼,一个接一个地跪在他的面前,态度敬重而虔诚。

    不论赤火部落还是血狼部落皆是如此。

    如果说,不久之前,这些人是因为顾旭的实力,对他又敬又畏。

    那么此时此刻,便是发自肺腑的心悦诚服。

    曦终于明白了师尊所说那段话的真正意义——拥有力量,并不是为了打赢什么人,而是为了保护身边的人不受伤害。

    倘若今日没有师尊在场,那她的族人们都将如蝼蚁一般,轻而易举地死在“凿齿”巨人的践踏之下。

    短暂的安静后,“血狼部落”的首领明苍率先开了口。

    他诚恳地声称,因为先前不知道顾旭身份,也不知曦是顾旭的弟子,所以才让犬子冒犯了神明大人,还望神明大人恕罪。

    同时他也对顾旭今日的救命之恩感激不尽,表示愿将其供奉在神坛上,世世代代永远铭记。

    顾旭上前一步,伸手将他扶起来,告诉他不必多礼。

    这一回,他不再去强调,自己并不是什么“神明”。

    一方面,或许在这些远古时代的人们心目中,一个拥有超凡力量、能庇护他们免受灾祸的修行者,已经与真正的神明相去无几。

    另一方面,他清晰地感觉到,自己识海中的“回禄”符文,正在迸发出前所未有的强大的力量。

    且不同于在蓟城获得的那股力量。

    这股力量更加炽热,令他感觉更加亲近——似乎不仅仅是指向一个符文,而是指向他本人。

    他想起“星盘”器灵对他说过的话——

    “你若想执掌一个世界的规则,就需要获得这个世界生灵发自内心的认可。”

    如果器灵说的那些话都是真的,那么他战胜“太上昊天”的唯一方式,便是获得大荒土地上所有的香火之力,并借此晋升至第九境“归墟”。

    但修至这最高境界的具体方式、具体细节,都已经被“太上昊天”从世人的记忆中强行抹去,从未出现在任何修行典籍之上。

    他需要自行去摸索。

    “我并没有怪罪你们,”他平静地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们,不要因一个人的先天条件,而对其怀有偏见。

    “在这个世界上,其实每个人都可能有成为强者的潜力,当以平等、友善、互助的态度待之。

    “我不可能庇护你们一辈子。

    “人族唯有紧紧团结在一起,才可能在这片鬼怪横行的土地上站稳脚跟。”

    “谨遵神明大人教诲。”听到他的话,在场众人连连称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