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由于夏建按到了吴美丽的痛点上,她忍不住舒服的哼哼了起来。站在边上的杨大海不自在了,他心里如猫在抓。

    杨大海越是这样的神情,夏建越是手上用力。趴在床上的吴美丽越是叫的大声,而且她的这声音里除了痛苦以外,还带着一丝丝无比享受的意思。

    杨大海如吃了蒜的猴子,急得在地上团团打转。这把一旁的张芳逗得差点笑出了声来。

    “夏神医,你真是太厉害了。你这一按,我的这头痛立马就减轻了不少,现在我都能撑的住了。”

    趴在床上的吴美丽一边哼着,一边喘着粗气对夏建说道。

    夏建没有接吴美丽的话,而是对张芳说:“把酒精拿出来给银针消毒,准备给她扎针。我扎的时候,会讲解给你听,你仔细看着点。”

    张芳一听夏建要教她学扎针,她不由得心中大喜。这可是她梦寐以求的好事,没想到夏建轻易就可以教她。这又说明了什么呢?张芳一想到这里,粉脸微微一红,她有点激动的拿出了医药箱中的酒精。

    夏建给吴美丽扎针时,故意扎的很慢。尤其是他提握针的手势,找穴位的手法,他都演示的不但慢,而且非常的认真。

    七根银针呈七星北斗状排列在了吴美丽雪白的颈部。夏建在调针时,吴美丽舒服的再次叫出了声来。

    晚上听到这样的声音,难免会让人想之非非,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这女人在……

    等拨完针时,可能是吴美丽的头不痛了,她竟然趴在床上睡着了。就在夏建收拾银针时,杨大海凑了上来问道:“多少钱?”

    “两千元,一分也不能少。而且我今晚给你老婆治病的事不能外传,否则你们家人以后不管谁生了病,都别来找我。”

    夏建说的斩钉截铁,听起来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夏建手法独特,一出手就见效。他的这项本事还真是不多见,但是在农村看个病,他一开口就要这么多的钱,就连一旁的张芳也微微一惊。

    “呵!是不是有点多了?虽说我们俩之间不对头,但是你总不能以这个来报复我吧!两千元都可以去市里看了。”

    “那你为什么不去?”

    夏建面对杨大海时,简直就是钢板一块。张芳想劝夏建少收一点,可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这事在村里传出去的话会让旁人说闲话。

    杨大海冷笑着掏出了钱包,他把里面所有的钱全拿出来数了数说:“一千二百六十元,再没有了。”

    “还差七百四十元,找你爸或者你哥去要。一会儿给我送到小诊所,晚了我会加利息。”

    夏建说着,伸手从杨大海的手里把钞票夺了过来,然后转身就走。

    从杨大海家出来,张芳紧赶两步,然后小声的说:“你是不是收的太多了?”

    “这个没有标准的价格。像杨大海这样的人,抓住一次,就必须狠狠的宰他一刀,割到他的肉上了,或许他会老实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