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您说的是……教子?”楚子航皱眉确认道。

    “教子”两个字让他瞬间想起了“教父”,换而言之,这位老人主动提出要做他的教父?

    可这怎么可能?

    楚子航很清楚自己面前的老人是谁。

    也正是因此,他才会被对方的发言彻底震住。

    在直升飞机上的时间,罗曼蒂教授通过电话告诉了他此行任务的真相。

    所谓的“取书”,其实是代表执行部向曾经的“行动队”负责人贝奥武夫先生汇报战果。

    就像后辈在拿到优异的成绩单后,来到前辈的面前,谦卑地递上自己的荣耀。

    行动队是执行部的前身,曾经代表秘党负责满世界追猎龙类和死侍。

    他们冷血而高效,彼此之间从不救援,死去的同伴和死去的龙类一同被埋葬,顶多在坟前吹一曲口琴作为哀悼。

    在罗曼蒂教授口中,和行动队比起来,现在看来疯子一样的执行部简直就是一家慈善组织。

    而执掌这等“恐怖组织”的领军者,正是坐在他面前的老人。

    楚子航在执行部中素以“手段残暴”出名,为此施耐德部长不止一次警告过他。

    可如果换做这位老人坐镇执行部……

    楚子航可能会迎来赞许的点头吧?

    对继承了贝奥武夫家族上千年荣耀的老人而言,赞许的点头就已经是莫大褒奖了。

    在直升飞机上,罗曼蒂教授向他简单介绍了贝奥武夫家族在秘党中的地位。

    秘党是一个庞大的组织,卡塞尔学院是秘党在新时代尝试的产物,背后的推动者正是昂热校长本人,而贝奥武夫则可算是旧时代的“顽固分子”。

    在工业革命之前,屠龙是件极其危险的事,秘党所能依靠的唯有自身的血统、炼金术和祖辈传下来的屠龙剑。

    那是个悲壮而辉煌的年代,秘党成员都穿着长及脚面的黑袍,举着烛台,在森严的地堡中会面,地堡深处藏着血迹斑斑的龙类残骸。

    而贝奥武夫,就是那个年代最显赫的姓氏之一。

    北欧神话中的长诗《贝奥武夫》就是本着这个家族的历史写的。

    在那部长达3000行的长诗中,英雄贝奥武夫以惊人的伟力折断了噬人怪物哥伦多的手臂,又用一柄神秘的巨剑斩下了哥伦多母亲的头颅,他的最后一件功绩就是屠龙,尽管在杀死巨龙的瞬间他也被巨龙的利齿洞穿了颈部,被巨龙唾液中的剧毒毒死了。

    但根据秘党记录下来的“真实历史”,贝奥武夫并非一个人,而是一个古老的屠龙家族,完成那三件伟大伟大功绩的不是一位贝奥武夫,而是从爷爷到孙子三位贝奥武夫,他们的对手都是龙类和泯灭人性的死侍。

    死在贝奥武夫家族剑下的龙类,绝不止一个。

    几千年来贝奥武夫家族一直是最坚定、最勇敢和最残酷的屠龙者!

    他们秉承着古老的家训,每生下一个男孩就给他喂食一滴龙血结晶,那是剧毒的物质。但只有经过那种剧毒的考验,这个婴儿才被家族认为有用。

    贝奥武夫家族对自己的后代和对龙族一样残酷无比,这才锤炼出钢铁般的屠龙战士。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生下来就服食了龙血的缘故,龙血对贝奥武夫家族的男人们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像毒品之于瘾君子。

    他们为了追杀一条奄奄一息的龙类,可以横穿欧亚大陆,只求亲手把武器刺入他的心脏,把它的鲜血融入家传的烈酒,然后一饮而尽。

    没人知道饮用那种毒酒是什么感觉,看起来贝奥武夫们也痛苦万分,但越能忍受龙血酒的战士就越强大,他们挥舞战斧劈砍龙颈的画面多次被记录下来,那一刻他们简直像是恶魔附体。

    秘党把“嗜血龙者”这个称号授予贝奥武夫家族,就像大家称呼副校长弗拉梅尔这一脉为“导师”。

    这一代的贝奥武夫已经超过130岁了,跟昂热校长是同时代的人,至于其他秘党元老,在他面前都只是年轻人。

    可以说,他是秘党中掌握着最高权势的人之一。

    楚子航凝视着长桌对面的老人。

    他并不像神话中所说的那般魁梧壮实、皮肤血红,而是出人意料的苍白,坐在那里好像是一面厚实的石灰岩墓碑。

    长灯下,他那双苍老的手反射着微弱的光,细看上去皮肤表面竟然布满细密的白色鳞片!

    “你没有听错。”老人端坐在长桌尽头,黄金瞳熊熊如炬,声音沉闷如云层背后的雷声。

    楚子航犹豫了下,问道:“请问,为什么是我?”

    这趟任务的第一专员是师弟,可在直升机上,罗曼蒂教授告诉他对方选中了他,而不是路明非。

    在他和师弟中,这位老人选中了他。

    如果说以前的师弟确实没有资格被看上眼,可在那场拍卖会的视频流露出来后,他不觉得师弟在学院、秘党眼中还会是“一根废柴”。

    “两个原因。”老人缓缓抬手,竖起两根手指,声音不温不火,慢条斯理,“第一条,我看了你的履历,谈不上多优秀,但相较于执行部那些废物,你已经很出彩了。”

    “我已经很久没有关注卡塞尔学院了,从学院建立之初至今,我没有踏足过学院一步。”

    “我很欣赏昂热,他的意志绝不逊色贝奥武夫家族传承千年的杀意,但我不认可他的决定与做法。”

    “学院培养出的所谓屠龙者只会是贪生怕死之徒,真正的屠龙者只能在战场上完成洗礼!这就是我的意志!”

    老人的声音掷地有声,在这宽广的房间内仍显得浑厚有力。

    “坐,我允许你坐在我的对面。”他指了指楚子航面前,长桌正对他的位置说道,“桌上有份文件,翻开它。”

    楚子航没有推辞谦逊,只是沉默地落座,缓缓翻开桌上的档案袋。

    “……2010年4月,斯德哥尔摩,‘黑夜连环杀人案’凶手被专员楚子航吊死在市政厅前……”

    “……2009年12月,芝加哥,汉考克大厦,专员楚子航动用装备部试验阶段武器瞬间破坏大厦十三楼到十五楼西面墙壁……”

    “……2009年4月,专员楚子航掷刀击杀‘剖婴案’凶手,鲜血飞溅半面墙壁,场面极度血腥……”

    “……2009年三月,开普敦棒球场倒塌,专员楚子航释放言灵·君焰误伤数百人……”

    楚子航默不作声。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些就是老人口中的“履历”。

    这放在学校内本该是被人惊疑、畏惧的残暴行径,不仅会被大家排斥,教授们也会怀疑他的血统是否存在失控可能。

    可在老人口中,这不过是靠同行衬托出的出彩。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