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夏弥站在阶梯教室的窗外,倚着窗户,眺望窗外的小镇。

    窗外是一片广阔的草地,草地起伏有致,一些红砖墙的别墅高低交错地分布在草坪之上,欧式的尖顶,每一个别墅建筑之间的间距都很宽阔,其中有栅栏分隔。

    各种花束在栅栏内姹紫嫣红,争相盛开,这座小镇宛如一座世外桃源。

    楚子航站在讲台上,看着手腕上的腕表,偶然抬头看一眼夏弥的位置。

    今天是个阳光灿烂的好天气,云层上平铺着的阳光洒落在夏弥的侧脸上,阳光照在胡桃木的课桌上投下窗户的影子,整个教室里有一抹淡淡的绯色。

    阶梯教室内已经坐满了学生,出乎意料的寂静,所有人都抬头看着讲台上的楚子航。

    作为混血种家族的成员,来这里前就已经打听了一些消息,譬如学院内部本来分为两大派系,一是传承悠久的狮心会,二是近些年崛起的学生会。

    而要在两个派系中选一个,这些人大部分都偏向于狮心会。

    无他,传承悠久四字足以。

    这些出自混血种世家的年轻人,对高贵的血统与古老的传承有着先天的认可度。

    他们比常人更崇尚血统,因为他们自血统中得利。

    他们坐在这里的原因,有一部分就是因为卡塞尔学院的新任王牌展现出了无与伦比的血统压迫。

    可问题是……

    在消息渠道中本该作为本次3E考试监考的S级迟到了!

    好在,台上还有另一位据说是超A级的前辈,狮心会会长楚子航。

    这又是一位业界传奇人物。

    相较于学生会,这些人更倾向于加入狮心会,可偏偏那位S级又是学生会的成员,而且根据预测他基本会在一年后接任学生会会长的位置,因为明年结束,现在的学生会会长就要实习了,下一任会长只能是学校唯一的S级,除非现任会长搞世袭罔替。

    这让在场众人有些纠结。

    “时间到了。”清冷的声音从台上传来。

    楚子航目光从腕表上抬起,扫视台下的众人,那双永不熄灭的黄金瞳让在场所有人打了个寒颤,被迫移开视线。

    在龙族典籍中,永不熄灭的黄金瞳是亲王级血统的专属。

    传说果然名不虚传!

    楚子航今天没带美瞳,罗曼蒂教授说今天的考生都是各大混血家族的年轻一代,大家都为自己的血统而骄傲,她希望两位专员能教会大家何谓“谦逊有礼”,这样才能更好地融入学院的大家庭。

    师弟提前跑路,这份工作自然只能落在他的身上。

    “全部人到齐,现在宣布考试纪律。”楚子航淡淡地说道,“作弊是绝对禁止的,违反者会被取消一切资格。卡塞尔学院的学习气氛非常轻松,但纪律却是最严格的。不要试图抄袭别人的答案,因为你们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会相同。”

    “3分钟之后考试正式开始,现在关闭手机,和学生证一起放在你们的桌角上。”

    当他结束发言,贴心搭档夏弥开始为每一位学生发放一张a4纸大小的空白试卷和一支削好的铅笔。

    学生们分别从口袋里摸出手机关机,放在桌角,然后沉默地盯着空白的试卷。

    在场的基本都出身于混血种世家,对这样连题目都没有的奇特考试倒没什么惊讶之情,他们只是在遗憾,遗憾最后还是没有见到那位传说中的S级。

    随着夏弥和楚子航走出教室,教室的门在他们身后重重关上。

    “唔,这就结束了?好无聊。”

    夏弥慵懒地伸了个懒腰,左手搭在右手的皓腕上,踮了踮脚尖,身体优美窈窕的线条纤毫必露,T恤上拉,露出一截雪白的腰肢。

    一切都是惊鸿一现,偏偏楚子航正好转头看向夏弥,将这惊鸿一现尽收眼底。

    他连忙侧头看向走廊尽头,感觉空气中弥漫着尴尬的氛围,幸好一道熟悉的身影恰在此时出现在走廊尽头。

    楚子航定了定神,强作平静道:“师弟来了。”

    夏弥瞪大眼,从他身后探出头,看到了双手插在裤兜里,侧头眺望远方,慢慢走来的懒散男人。

    “这位专员,你竟然消极怠工!”

    夏弥同学严厉谴责路专员不靠谱的工作态度,以及偷跑出去玩竟然不捎上她的独狼行径。

    路明非从裤兜里抽出手,双手举高高,认错态度极其诚恳:“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还想有下次!”

    “没有哇,师妹你听错了!”

    “哼!我可是顶替了你的位置,勤勤恳恳,谨小慎微,任劳任怨……”

    “不至于吧,师妹你给我整不会了。”路明非纳闷道,“不就发个试卷吗?怎么就上升到任劳任怨了?”

    夏弥龇牙道:“我可是顶着大家的视线一个个发过去的,这对社交恐惧症的我来说简直是莫大折磨!”

    路明非严肃道:“社交恐惧症?师妹,心理疾病一定要早点看,我向你推荐学院专门设立的心理辅导教员富山雅史!不能耽搁,我通常有事没事就找他谈谈心,毕竟上一个S级就是因为陷入哲学上的思辨难关,最后吞枪自杀了!”

    夏弥踮脚伸手拍了拍路明非的头,欣慰道:“师兄,这方面我就完全不担心你。”

    “哈?那确实,我对哲学完全不感兴趣。”

    “不,我的意思是你的智商还不足以让你陷入哲学上的思辨难关。”

    “师妹,是师兄提不动刀了吗?”

    “略略略!”夏弥吐了吐舌头,重新缩回了楚子航身后,探头冲他做鬼脸。

    见活泼调皮的路宝宝和夏宝宝结束了玩耍,楚子航神色平静地递上了一张责任书和一支钢笔。

    “签个字,这次任务就算完成了。”

    “哦哦!”路明非从善如流地接了过来,唰唰唰签上了龙飞凤舞的三个字。

    末了,他不忘感叹道:“施耐德教授太够意思了!这样的简单任务麻烦多来几次!”

    楚子航皱眉道:“施耐德教授这次派你来执行任务更多是检测你的能力,但是还加上了我,就证明这次任务没你想的这么简单,执行部人手其实一直不太够,如果只是负责3E考试的监考,没必要同时派我和你一起来。”

    “师兄你的意思是大餐在后面?”路明非愕然道。

    楚子航神色微凝道:“如果我没猜错,监考只是个幌子,取回书才是本次任务的核心。”

    “师兄你有眉目了吗?”

    “我私下问过罗曼蒂教授了,罗曼蒂教授的态度有些奇怪,她没有直接告诉我,而是委婉地提及明天会有人来接我。”

    “接你?”

    “对。”

    “你确定没有‘们’?”

    楚子航一愣,目光微凛道:“我确定!”

    是因为那句话当时只对自己说的,还是因为罗曼蒂教授口误了,亦或是……真的就只有自己?

    他不禁想起了施耐德教授最后说的那番话。

    “……取书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尽量展现自己,重点是铁血和不折手段……”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