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将师兄送去了医院,路明非提着马桶圈在外面溜达了一圈。

    最后兜兜转转地走到了文学社聚餐的披萨馆门口。

    看了看时间,约定时间过了差不多十分钟。

    上一次聚餐,众人中就他一个傻傻准时到了,包括目前躺在医院里的师兄上一次也鸽了他十五分钟,所以他才会如此不紧不慢。

    门口的服务员见路明非脖子上套了个马桶圈,简直就像圣衣的胸铠,不禁愣了下。

    良好的培训让他依然露出了彬彬有礼的微笑。

    “出去,我们这里的卫生间……”

    路明非抬手打断了他的说话。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蹲式,我用过了,说实话用起来很不舒服,建议你们尽早更换,要响应给客人带来家一般的舒适感的号召啊!另外我是来吃饭的,麻烦让一哈。”

    服务员将信将疑地让开了身位,在后面一路目睹路明非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

    “今天什么特价?”

    “管他什么特价,赵孟华说今天的单他都买了,一人一个海路全套的披萨,外加无线可乐续杯!”

    “土狗,有人买单还吃什么披萨,爷要一份黑松路肉酱意面,配里海黑鱼子!”有人说。

    “你就装吧,还里海黑鱼子,你知道里海在哪里么?这不填饱肚子的玩意最没劲!”

    “我看他最贵……我这里磨刀霍霍要宰赵孟华呢,你们不知道他家最近牛逼大发了,他家公司要上市了,不宰白不宰!”

    “赵公子来越阶敌了!要超过路明非那家伙变成‘此獠当诛榜’第一了!”

    “老大一直是阶级中的阶级!”

    包厢内一群人谈的火热朝天,气氛融洽而炽烈。

    站在门外的路明非听得想笑。

    难怪上一世徐家兄弟说到‘此獠当诛榜’时,会特意瞥了自己一眼。

    大家还和以前一样,赵孟华毕业一年威风犹在,大家还是跟着大哥大哥的喊,徐家兄弟还是这么狗腿,但也有一些东西在无形中改变了。

    “路……路明非?”

    赵大公子瞪大了眼,见了鬼似地站在路明非身后,神色警觉。

    面对这个在毕业关头完成逆风翻盘,绝杀无数神人,在高考结束公开放榜上独占一栏,力压群雄,压在身为高考状元的他赵大公子头顶的最强黑马,赵孟华一直揣摩不透其路数。

    此后一想到曾经他负责请客上网,路明非负责拍马溜须,彼此间配合默契无双这茬子事,请客了三年的赵孟华就每每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郁闷的几近吐血

    你路明非莫不是效仿勾践卧薪尝胆,在我身边冒充小弟潜伏三年,就为了让我大跌眼镜?

    没这么玩的吧!

    “老赵啊,好久不见。”路明非面露微笑,笑容拿捏的恰到好处,少一分生疏,多一分又太过热情。

    “哦……哦哦,好久不见。”有些发愣的赵孟华应了两声。

    要搁以前路明非这态度,赵孟华早翻脸了,谁特么跟你老赵,叫赵哥!

    只是当下这态度,却让赵孟华愈发摸不透这家伙了。

    他听说美国那边的学校还特意寄了份信给仕兰中学的校长,感谢他为他们培养了这么优秀的学生……

    路明非很优秀吗?

    赵孟华本来是打算大三大四做交换生直接出国的,但一想到这件事,就感觉国外的“审美”可能和他想象的不大一样,不禁有些犹豫和彷徨。

    能以一己之力带给他赵大公子这么多忧愁,可见路明非对其人生的影响之巨大。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