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楚子航手肘撑着大腿,双手交错搭在下巴处,陷入了沉思。

    那一夜师弟与奥丁展开了厮杀这点毋庸置疑,但自己其实无法确定奥丁是否身死。

    事实上,他目前连奥丁是不是龙王这一点,都无法确定。

    在北欧神话中,奥丁是统御阿萨神族的众神之王,威名赫赫。

    而黑王尼德霍格除了啃树根就是啃树根,它更多的是作为“诸神黄昏”的预警和前兆。

    真正导致“诸神黄昏”的也不是尼德霍格,而是巨人族与阿萨族的世仇。

    这场大战的主角是巨人族与阿萨神族,尼德霍格不过是个吹号角的。

    从北欧神话中看,尼德霍格的地位远不如奥丁。

    可在目前已知的龙族秘史中,黑王尼德霍格是至尊、至德、至力的存在,是未被历史记录的黑色皇帝!

    祂是站在龙族文明至高处的伟大存在,被视为所有龙族的起源。

    那么奥丁呢?

    龙族历史里并没有祂的身影。

    楚子航很难将北欧神话与龙族历史完全对上,因为从根本上就出现了问题。

    黑王本该凌驾一切之上,可在神话中祂不过是个象征。

    当然。

    如果按照“历史由胜利者书写”这一基础而论,那么北欧神话淡化黑王的伟力,强调阿萨神族的地位这些操作似乎就都顺理成章了。

    但是这又延伸出了另一个问题……

    在北欧神话的末尾,世界树坍塌,诸神身陨,连奥丁都死在了那场战争中,可尼德霍格却活到了“诸神黄昏”之后!

    既然要边缘化黑王,为何不让黑王直接死在这场大战里?

    楚子航无法解决这之间的冲突点,只能彻底否定北欧神话,再继而从中截取部分有用的信息。

    奥丁从预言中得知了诸神黄昏,为了迎战……

    他的思绪忽然戛然而止。

    师弟哼哼着翻了个身,爬了起来,拽下眼罩,睡眼惺忪地看着他。

    “……还有一个小时火车进站,你可以再休息一会。”楚子航看了眼时钟说道。

    路明非拍了拍脑门,起身活动筋骨,“不了,再睡人都睡傻了,我去洗把脸。”

    望着路明非走向厕所的背影,楚子航目光闪烁不定,心中终于下定了决心。

    今夜是个好机会。

    他想和师弟好好的聊一聊。

    先前将他从噩梦中唤醒的猪叫……不,是师弟的鼾声,真的只是凑巧吗?

    楚子航心中涌现出一股急迫之情,莫名烦躁不安,尤其是在知道奥丁可能还没死的当下!

    每个人都有活下去的理由,那是藏在心底最深处的坚持,是宁死也要完成的事情。

    楚子航自加入卡塞尔学院就做好了随时身死的准备,为此他不止一次劝妈妈和继父要个二胎,这样等他死了,就能有人替代他成为妈妈心中的支柱。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早就死在了六年前的那个雨夜。

    如今坐在这的,不过是被复仇之火驱使的亡魂。

    楚子航抬起右手,按在胸前感受心脏有力地跳动着。

    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他觉得自己还活着。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