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依然是空旷、幽长的林荫小道。

    但这一次却不是孤身一人,路明非和奇兰并肩缓步而行。

    “我高中的时候加入过文学社,语文老师说路明非你既然是文学社的干部,那就代表我们班参加学校的演讲比赛吧。”

    “那时候我精心准备了好久,写了洋洋洒洒数千字的演讲稿,反复演练,连观众该笑和鼓掌的每个点都标注在演讲稿上。我不知道语文老师为什么莫名其妙选中我,但我不想让她失望,也不想让自己人生中第一次演讲成为笑柄,灰头土脸地溜下场。”

    “我最初计划开篇先整个花活儿,花活儿你知道吗?就是……”

    路明非笑了笑,继续道,

    “就是开场可以调动起大家兴致和热情的小把戏。”筆趣庫

    “我那时候准备的开场白是这样的:亲爱的校领导和同学们,大家好,我是高三(1)班的路明非,我这次演讲的题目是《感谢有你》。林语堂先生曾说,‘一篇精彩的演讲,应该像少女穿的迷你裙,越短越好……”

    路明非停住脚步,正了正衣襟,就像回到了曾经。

    他笑容讨好地看向前方,面前是礼堂内坐满的同学。

    但他的声音却在最后戛然而止,再度响起的声音有些轻微和困惑。

    “在我演讲稿的备注上,这时候就该有笑声和鼓掌了,所以我特别顿了顿,向台下的大家露出讨好的笑容……”

    “也确实有人响应了我的花活儿,只是他们刚开始笑,学校那位素以学究气出名的副校长就咳嗽了一声,低沉而吓人。我看到那几个想笑的同学立刻噤声,所有人都安安静静的,整个礼堂鸦雀无声。”

    “真可笑啊,礼堂从来没这么安静过,即使有老师一直在那喊肃静肃静,但总有些学生是不安分的,可那个时候礼堂内真的是落针可闻,所有人都安静地看着我……”

    路明非仰起头,眺望今夜无垠的苍茫夜空,轻声述说着藏在心底的故事。

    奇兰也是个很好的听众。

    哪怕途中他几次拧紧眉头,却始终不曾中途打断路明非的话,只是做好聆听状,露出思索中的模样。

    “我原本想成为迎接掌声的英雄,可最后迎来的却是上千双刀子般的目光,那些目光有同情、怜悯、鄙夷、不屑……”

    “我那时候满脑子都在想,他们为什么不鼓掌,为什么不笑?后来我才想明白,原来是因为副校长不喜欢那个不文明的开场,即使它是林语堂先生的原话。”

    “他不喜欢那个开场白,所以他低沉咳嗽警告我,也在警告在场所有人。”

    “而副校长表达了他的不喜欢,那么谁会愿意为了一个衰仔去对抗副校长的权威呢?”

    “没有人的,至少在那个礼堂里没有。”

    “最后我只能对大家鞠躬致歉,说自己还没有准备好,对不起,我弃权退出。”

    “我原本精心准备就是因为不想灰溜溜下场,但那时候整个礼堂都在向我表达它旗帜鲜明的态度,他们不喜欢我,他们不喜欢我,和他们不喜欢我!”

    “我还能怎么办呢?我没法继续说下去了,同学们的每道目光都像刀子一样将我剖开,我只能灰头土脸的下台,在事后迎接大家的嘲笑。”

    “那是我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演讲,从那以后我就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口才,只会说点烂话而已,所以我就总是说烂话。”

    “从来没觉得自己说的话有多么重要的人,又怎么会认真地说话呢?”

    “奇兰,你之前邀请我加入新生联谊会,甚至想让我成为主席……”

    “很抱歉,那时候我很害怕,因为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看重我,我觉得这是没有理由的,就像我的语文老师让我去参加演讲比赛一样。”

    “没有理由的看重,到头来只会迎来双向的失望。”

    “但是……直到很久以后,我才发现我又错了。”

    “我怎能以昔日的经历来衡量以后的人生?”

    “那个礼堂又怎能代表这个世界?”

    “世界喜不喜欢我,取决的不是那个礼堂里的人,而是我的友人啊!”

    “我曾经让自己失望了,后来我又让愿意信任我的人失望了,我走了这么远的路,却始终浑浑噩噩,什么也没有抓住。”

    “其实最近我又想过了,他们事后嘲笑我是应该的,因为是我自己先放弃的,在那场演讲中我放弃了我自己,他们怎能不嘲笑一个放弃自我的人?”

    奇兰长久沉默着。

    他原本以为这只是一场朋友间的闲聊,可路明非的话语却沉重的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接。

    他绞尽脑汁,将此前学到的所有知识都动用起来。

    他想对眼前这个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还处在迷茫中的男人说出振聋发聩的话语。

    他想告诉他有些东西是不对的,是错误的,这个世界不是这样的!

    奇兰终于开口了。

    可他说的不是什么振聋发聩的话语,而是属于他的过往。

    他的嗓音低沉而有些喑哑,似乎想了很久。

    “我的言灵是先知,我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到支离破碎的朦胧画面,那时候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总是不经意地说出,而每次我预言的事情都会应验,有人开始畏惧我,觉得我是个怪物,是个疯子,连我的父亲也开始恐惧,后来他把我送去了精神病院,我一度很苦闷,觉得这世界真是陌生而恐惧,每个人都好像看着怪物一样看着我……”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