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是我啊!是我啊!师兄你真的现在才想起来啊?”

    夏弥嫌弃地拿师兄的衣服擦手,嘟囔道,“我可是昨天看到你的时候就想起来了!”

    “那你……为什么不和我说?”楚子航低声问道。

    “这种事怎么可能让女生先开口啊!”夏弥瞪圆了眼睛,凶巴巴的,就像小猫炸毛。

    “对不起。”楚子航老老实实,罕见地低声下气。

    “算了算了,看在师兄你居然热泪盈眶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原谅你了。”

    夏女王冷傲挥手,示意下不为例,再有下次必定大刑伺候!

    “所以师兄你刚刚为什么哭?”夏弥突然贴了上来,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骤然近距离的凑近下,楚子航能清晰感觉到女孩的鼻息,淡淡如栀子花般的清香,微微颤动的睫毛下,仿佛会说话的澄澈眼瞳中满是好奇,可嘴角却带着坏坏的笑容,露出一对小虎牙。

    那张素净无暇的脸在阳光下染着一层温暖的金色,圣洁的就像是师弟口中的天使。

    这回他没绷住,脸庞侧移,错开了夏弥的视线,沉默了好半晌才吞吞吐吐道:“没事。”

    “可你都哭了诶,怎么会没事!”夏弥伸出双手强行扳正他的脸,小脸严肃道,“师兄别害羞啊,我们可算半个青梅竹马嘞,有事尽管说,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我发四!”

    听到那个不知道是咬到舌头,还是故意含糊不清的“四”,楚子航脸皮微微抽动。

    “你后来转学去了BJ?”他只能试着转移话题。

    夏弥倒吸凉气,迅速回身,双手抱着双肩,一脸看变态的看着师兄,瞪着那双点漆般的眼眸:“师兄你调查我!”

    “没有……”楚子航有些手忙脚乱地拿出平板,“这是诺玛从本部发来的资料,我们之前总得知道你是谁。”

    平板上是夏弥的档案,详实清晰,上面清楚地写着:夏弥,1993年10月30日生于BJ,性别女,BJ户口,入读预科前就读于北大附中……

    卡塞尔学院情报部只负责学生档案,这伙人整天闲着没事干,只能以中央情报局般的严谨著称,把任何人的档案整的都像是黑历史。

    这份档案唯一让人眼前一亮的,就是夏弥的照片。

    深咖啡色的头发,还戴着深色的美瞳,她在一片夕阳里回过头,黄色的蝴蝶结发带飞扬起来。

    夏弥忽然指着平板:“你看,这上面还写着我之前在仕兰中学的就读情况!”

    楚子航愣住了。

    他再傻也听得出来师妹这是在兴师问罪,而且还是旧案重提,何况他根本不傻,只是在某些方面比较迟钝。

    可是刚刚不是说已经原谅他了吗?

    楚子航喉结蠕动了下,想说什么,却在最后急刹车,默默收回了自己的问题,老实接受批判。

    委实说楚子航这辈子没在几个同龄人面前这样“乖巧”过。

    可在夏弥面前,他总觉得莫名愧疚。

    因为他差点将她遗忘了,他们之间明明发生了这么多故事,可他却忘得一干二净,

    “唉,看着师兄你这么内疚的样子,我都不好意思欺负你了。”师妹忽然长叹口气,小手给自己扇风。

    场面陷入了凝滞与沉默。

    师妹侧着头眺望窗外的游乐园,口中哼哼着怅惘而伤感的曲调。

    楚子航心中一动。

    这曲调旋律似乎是——Fallingslowly。

    那年他们一起看过的有些沉闷的爱尔兰音乐电影《once》的插曲。

    他还记得最后的歌词:

    You'vemadeitnow

    Fallingslowlysingyourmelody

    I'llsingalong

    Ipaidthecosttoolate

    你仍有机会选择

    慢慢下降,唱你的旋律

    我将一同吟唱

    我付出了代价,太迟了

    现在你已离去

    ……

    楚子航心中莫名的压抑和烦躁。

    这部电影很沉闷,结局给人一种说不清的怅惘,遗憾中又带着满足。

    你明明认为结局还能更好,但你说不上来,也无力扭转,只能眼睁睁看着短暂相爱相识的人就此分道扬镳,各自踏上属于自己的前程,也许这就是人生。

    他突然觉得自己要说些什么,来改变当下这尴尬的氛围。

    “我看档案上你还有个哥哥?可我当初去你家……”

    吊舱的门忽然打开,外面银色头发的老家伙侍者般微微躬身。

    “亲爱的游客,你们已经谈了十分钟的人生和理想了,欢迎重回地面。”

    “校……校长?”楚子航和夏弥都呆住了。

    明明时间在他们眼中被无限拉长,可却快的不可思议,转眼间十分钟就到了。

    校长身后,深褐色头发的大男孩使劲甩手,在鼻子前扇风,一脸嫌弃地扭过头去。

    “不是,这地方怎么又酸又臭的?你们居然坐了十分钟!要我陪你们去投诉吗?”

    楚子航面露窘迫。

    夏弥冲路师兄做了个鬼脸,从座舱内跳了出来,挽着校长的胳膊一蹦一跳。

    “校长好!”

    “你也好!我和明非去出席了一个活动,下午空闲,明非说他没有去过六旗游乐园,对我们交给他的任务不是给漂亮学妹做培训而是出席活动表示不满,就带他来看看。”

    昂热拍打着臂弯里夏弥细软的手,笑呵呵道。

    喂喂!明明你自己也想来好吧!

    “校长,初次见面,请我吃冰激凌吧!”夏弥扑闪着大眼,目露期待。

    “当然可以。”昂热耸了耸肩,转身问道,“你们要吗?”

    “柠檬味!”路明非毫不犹豫举起了手。

    “我……”楚子航迟疑了下,他不是很喜欢吃冰激凌。

    “我知道我知道,师兄喜欢草莓味!”小师妹主动举手,贴心可人。

    “好!目标冷饮店,出发!”昂热神色严肃,就像下达了重要指令。

    两人手挽手地走在前面,一老一少和谐得莫名其妙,就像一对祖孙。

    路明非和楚子航落在后面。

    师弟捅着师兄的腰,低声道:“师兄啥情况啊,进度这么快?怎么就开始打探家里人的情报了?”

    “……没有,之前气氛太凝重了,我想改变下氛围。”楚子航低声回道。

    路明非一愣,太凝重了?

    师兄你这钢铁直男到底说了什么?

    可不等他发文,楚子航忽然抛过来一个问题,让他目瞪口呆,差点伸手去探师兄的额头看看师兄是不是发烧了。

    “师弟,你相信命运吗?”

    啊咧啊咧?

    这是什么神展开啊!

    你们不过就是摩天轮上待了十来分钟,师兄你到底经历了什么,就开始研究宿命这等博大精深的命题了?

    犹记得上一世的你,正常的不能再正常了,是哪个地方改变了吗?

    路明非挠了挠头,忽然想起师兄原本被夏弥抹去的记忆好像回归了。

    所以说这哪里是抹去啊,压制就压制,师妹上一世临死前还是那么嘴硬。

    以龙王的能力,彻底抹去一个人的部分记忆轻而易举,根本不存在什么死灰复燃,在命定时刻还能打破常理回归的。

    那么为什么不愿彻底抹去呢?

    “师兄,你问我信不信命,这简直就是不信我啊!”路明非义正言辞道。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