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看来你们招募了很多血统一流的年轻人……”

    汉高沉默了会,语气缓慢而有力,“我们知道卡塞尔学院去年在长江三峡杀死了四大君主中的‘青铜与火’。”

    “是。”昂热很坦然。

    “那么你们得到龙骨了吗?”

    “没有。”昂热摇头道,“原本可以,但出现了意外,一名学生以风暴鱼雷击中了它,但之后我们搜寻了整个水域,没得到他的骸骨。”

    “但你们确定他死了!”一名年轻人起身说道。

    “事实上,我们不确定。”昂热很随意地说道,

    “但即便是四大君主,依然属于生物范畴,风暴鱼雷正面命中可以洞穿一艘巡洋舰,这样的打击下,他存活的可能性太小了。

    他没有足够的时间孕育巨大化的身体,只是使用“龙侍”的躯体,连本体的十分之一都比不上吧?

    此外我们确实杀死了康斯坦丁,并获得了他的骸骨。”

    “恭喜你们!”汉高举杯,“历史上的第一次,我们真正杀死了四大君主,而且是把一个王座上的两个双生子都杀死了!龙族‘茧化’的能力几千年来对我们就是个噩梦,无论杀多少次都会复活,而你们解决了这个问题。”

    “当然,秘党存在的目的,就是把龙族的历史彻底结束掉。”

    “下一个目标是谁?”

    “这个就不能说了,如果我泄漏学院的计划,校董们不会放过我。”

    “很好。”汉高微微点头,“至少我们知道你们有完整的计划,那一天如果到来,将会掀开人类历史新的篇章。”

    他对那个起身的年轻人点了点头。

    “我们有些想法要传达给卡塞尔学院。”年轻人挺起胸膛,缓缓接近昂热。

    他学足了父辈的威严,优雅而龙行虎步。

    “我就是来听你们的想法的。”昂热挥着雪茄。

    “昂热先生,如果今天来到拍卖会的不是您,而是弗罗斯特先生,我们可能没法像朋友一样坐下来,喝杯酒,好好说话。”

    年轻人居高临下,盯着昂热的眼睛,“我想您明白原因。”

    昂热微笑道:“弗罗斯特·加图索是加图索家族的领袖之一,他为自己的血统自豪,很激进,不懂变通,如果是他,根本不屑于与你们说话。”

    “我们都是混血种,本该是好朋友。只是在对龙族的态度上有些分歧,但这并非不能弥补。现在你们已经具有杀死初代种的力量,我们很乐意看到,并愿意为你们提供帮助!”

    “那么慷慨?”昂热挑眉。

    “我们愿意慷慨地付出,为了共同的事业,但也期待合理的回报。”年轻缓缓走到昂热背后。

    “回报?”

    “是的,龙族的历史结束后,新的时代将属于混血种,我们远比普通人优秀,我们将成为新的龙族!但是……任何一支都不该享有绝对权力,我们应该共享权力!”

    “这是在讨论地盘的划分吗?”

    “不,不是划分,是共享!”年轻人扶住昂热的椅背,态度亲热,说话时呼吸都能喷到昂热脸上、

    “那么你有具体的方案吗?”昂热低头把玩手中的玻璃杯,其中酒液漾出层层淡金色的涟漪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条,如果你们得到那些龙王……我是指,他们的尸体,你们不能独占。”

    “要做成标本全世界巡展么?”昂热微笑。

    “您明白我的态度,校长先生……”

    “够了。”昂热突然打断了他的话,他缓缓站起身,笑容儒雅道,“我当然明白你的态度,但你不明白我的态度。”

    年轻人这才发现这个老家伙比他还要高,面对面站着的时候,高度的优势立刻逆转。

    “我本来应该有更多的耐心聆听你傻逼式的演讲,但很抱歉,我的学生还太年轻了,我不想再脏了他的耳朵。”

    “新的龙族?年轻人,你知道你在龙族的眼里算什么吗?”

    “明非,告诉他,你近距离接触过两位龙王,没有人比你更清楚!”

    书柜前的路明非头也不抬,“侏儒,而且是跪着的那种。”

    昂热轻轻拍着年轻人的脸,微笑道:

    “听到我学生说的话了吗?你在龙族的面前就是一个侏儒,你拥有他们的血统却不完整,你说着大话而不自知。”

    “甚至在他们直视你的时候,你残缺的血统可能会让你连反抗的权力都失去。

    “你会无条件跪倒在地,对他们顶礼膜拜,而这就是血统压制!明非,这在中国叫做什么?”

    路明非终于放下古籍,转头认真道:“在当年,我们管这种人叫做汉j,至于他,应该叫龙奸。”

    “哦!一个有趣的称呼!”昂热耸肩,继而微笑道,“连自我命运都无法掌握的可悲之人,也敢自比新的龙族?年轻人,你知道我这辈子的梦想是什么吗?”

    遭受了这辈子最大屈辱的年轻人眼中有火在燃烧。

    但别说抗争,就连面对来自昂热的压力,他就已竭尽全力。

    “杀死所有的龙族。”汉高淡淡开口,插入了两人的对话。

    “对!我这辈子毕生的追求就是杀死所有龙族,一切的龙族,无论是天生的,还是自命的,都是我的敌人!”

    昂热弹掉雪茄的烟蒂,冷冷道,

    “而做过我敌人的人,下场都很糟糕!”

    在这个老家伙展现出赫赫雄风的时候。

    没有人注意到,那个站在书架前的年轻人,身体僵硬了一瞬间。

    “汉高,你该教教你的孩子们一些朴实无华的道理,华尔街的那套,不适用于我这种杀红眼的亡命之徒。明非,我们走。”

    老男人重振衣冠,转身走出了大门。

    海潮般的压迫感终于散去,年轻人就像窒息许久般剧烈呼吸,身形踉跄后退。

    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以为这场谈论就此以失败告终。

    “话说……你们知道为什么我进屋后就一直没看你们吗?”

    出乎意料响起的声音。

    大家转过头,看向那个一直站在书柜前,不曾回过头的年轻人身上。

    路明非放下书籍,慢悠悠地转身走向门外,双手插入裤子口袋,轻声道:

    “我这人最讨厌叛徒了,看见叛徒,就忍不住想杀了他们。而我现在正好崇尚将一切危险都扼杀在摇篮里,但不得不说……汉高先生还是很值得我尊敬的,毕竟他那么有眼光。”

    卡塞尔学校新一代S级,就这样背对着所有人耸了耸肩,走出了绯红木门。

    就在跨出大门前的那一刻,他第二次回头,笑容灿烂地向大家挥手致敬道:

    “goodbye,boy!希望这一次不会在战场上看到你们。”

    ……

    ……

最新网址:最新阅读地址